尖銳嘈雜得讓人想一頭撞死的警報過去很久後,修才經由怪物柔軟的口被運出地洞,他從隱形的齒牙間隙露出偷覷的眼。他看見轟炸過的人造林歪斜慘不忍睹,濕軟的泥流滑過牠深芋色的觸足,一切泥濘足以顯示外面剛下過雨,還不小,也許是夏末所剩不多的對流暴雨吧。

  管他的,反正都已經停了。
  「嘿──咻──」
  他跳下自己養著的無名怪物,運動鞋沒有濺起泥水,因為在他受引力牽扯落地以前、觸足捲住他,修被懸空吊住。
  而牠挪動濕潤的紫紅色巨眼,對上主人的瞳孔毫無懸念。
  怪物,真相未知且無法溝通的怪物。
  寵物,遠比其他事物更能給修帶來成就感的所有物。

  他還是少年,光這點就足以放肆於世界;因為很有趣、因為很想要,可以使用的玩具當然越多越好──而他需要更多。

  朝凝視著自己的巨大眼睛笑,笑容帶有幾分玩興,他有時忍不住猜測──牠會懂嗎?我在輕蔑,在戲謔。嘛──算了。
  「在做些什麼呢?走了。」
  
  沒有得到名字的怪物甩動觸手大張口舌,將主人吞入柔軟體腔後,隱形於被人類軍隊毀滅的林間。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