顆顆末日沒來但末期來惹……

末日當中

 

Ghosts in the shell. (TUE)

亡魂笑話

 

  「現在可是週五啊……打斷我的睡眠把我拖出來,就是要講這屎事?」

  「已經不是週二,現在,可是──」

  「……呵哈,我明白了,確實地知曉您所欲索求……這還真是、還真的,若非敝人正為睡眠不足所苦那還真是爆笑到令人痛哭流涕肚破腸流的程度啊。」

  「竟能有人愚蠢如斯還能安然度日,能平安出生成長、沒因為腐爛的腦子流出耳孔發散惡臭、順利以一介蟲蟻混入人群而沒被拆穿報廢,說起來還真是太偉大、太神奇、太不可思議太令人動容到我想為你這傢伙起立鼓掌啊。」

  「很遺憾,腦髓海綿化症患者的妄想不會成真。」

  「那麼期待末日的話,讓我教你捷徑吧?」

  「立即戳破眼珠,摀住耳朵,縱身跳入垃圾焚化爐如何?這麼做,至少能斷絕您的基因汙染人類發展,而迎來生物末期的可能性呢。」

  

吸血鬼森永

 

  「噗哇啊!今今今今天是世界末日嗎?」

  原本蜷縮在座位一角、戰戰兢兢地對話的青年突然跳起來,慌亂翻找身上所有口袋,一不小心便因踢絆桌腳而跌倒,混亂間他終於掏出手機、以意外俐落敏捷的動作撥打號碼後,他狼狽地仰起臉用力吸鼻子,滴答,動作間眼鏡與眼淚同時落地。

  「嗚啊、啊、阿……阿屈……哇啊阿屈──阿屈不要上課啦,回來嘛,世界末日耶,唔嗚嗚……不要啦,窩……嗚鴨阿七斯敲巧(我不要阿屈死翹翹)……」

 

魔王秋人

 

  「是嗎?世界末日啊……」

  青年突然笑起來,無聲無色。

  晨霧模糊掉他原本鮮明灼人的五官,但你知道他在笑,白煙為美貌抹上幾分無實感的魅惑,那該是令人心曠神怡的美好畫面。

  你被絨衣緊裹,身側卻冷汗直流,你懷著疑問,不明白心底那份焦躁感究竟從何而生。

  似乎察覺你的猶疑,那張俊美臉孔笑意更盛。

  「你如此期盼,不是嗎?那麼告訴你一件好事吧,你的願望會實現哦。」

 

  淡紅色眼珠突然湊近,你終於想起體內的警訊是恐懼。

 

柳丁柳寧

 

  「就是有這種沒受過教育的村夫野婦啊,哼嗯?」

  從文件堆抬起臉的男人冷笑,蔑意與不屑掛滿嘴角眉梢。

  「死人骨頭裡挖出來的破爛也要一一解釋,有那美國時間就隨你去,可今天光這番邦骨就害爺跌多少股,老子早火大得很,還來浪費時間鬼扯,我這兒的損失是你賠得起的嗎?」

  臉孔為瀏海半遮的男子甩開紙張,瞇起鳳眼睨視:

  「末日,吃你娘的狗屁。」

 

綾仁謙幸

 

  對方拉長的尖銳尾音兜轉幾折,終究消散於暖氣。

  偌大辦公空間裡,現在只餘空調微響,以及嘶吼退去後的連連喘息。

  靜默對峙許久,年輕警官才緩緩抬起眼睫,從容不迫地,朝因以異能宣揚末日將近而被拘入警局的瘋婦開口。

  「……需要喝水嗎?」

  宛如碎冰的聲嗓,與同樣清冷疏離的眼眸凍結時空。

 

北峰覺

 

  「今天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呀,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真感傷。」

  從隔壁家陽台翻進來的青年拍拍那身破大衣,即使笑容可掬也無法改善其可疑,他卻毫不在意你的詫異,自然而然地握住你雙手真誠問好。

  「你好,我是追逐幸福的流浪者,能在充滿破滅的一天相遇是你我的命運吧……我想把幸福帶給你,最簡單的捷徑就是性福,你是否願意,與我在生命的最後一同體驗那無上悅樂呢?啊別報警嘛這是犯規--」

 

NPC白雪

 

  「尚未,並非表示無此可能。」

  女子闔起書,挪動冰色眼珠漠然凝視。

  「若祂們決意如此,我會知道的。」

 

忘年齋:麻雀一夕鵺

 

  書本墜落時,你在心中慘叫。

  一時手拙,不小心從架上滑落的書本遮住視野片刻,條碼的黑白間隔頓時暫留於視覺,你忙著錯愕卻不及反應……書冊沒有預期中的悽慘落地,正整理別側書架的書店店員早一步接住它,那本《馬雅文明解密》。

  「不好意思。」

  似乎還是女學生的店員溫和點頭,笑容可掬地以雙手遞出書籍。

  「更多神祕學相關書籍,擺放在您左手邊數來第二區,歡迎多加參考利用。」

  中性嗓音如此言說後,是深深鞠躬:「感謝您的蒞臨。」

 

0382警衛

 

  大門被扳開,以淒慘無比的模樣。

  「找──到──你──啦──躲貓貓時間結──束──」

  被重重焊黏的鋼造門板被破壞,它們像兩片餅乾裂出縫隙那樣清脆、『啪』地碎裂成塊。獰笑由光亮縫隙浮現,獰笑絕倫暴虐,獰笑逼近跟前。

  極力壓抑興奮的男人面容扭曲,青筋糾結爬過眉眼額際,追緝自人間回收場逃亡的病患正是他最喜愛的遊戲。

  狂喜的男人虛情假意地勸慰:「可憐哦,可憐蟲,寫封信給你媽吧?」

  「因為啊,哈!你完啦。」男人擲出鋼板。

 

神祇Sin

 

  再也沒有誰是醒著的,早在末日以前,神所在的世界已一切停滯。

  茶黃燈光薰暖少女寢室,空間內澱滿靜謐濕潤的沉悶氣味,珠白胴體融入被褥宛如一體,唯有呼吸微微起伏,少女仍在沉睡。

  三千世界構於神祇之夢,終末是祂甦醒之日。

  但,此時的石膏色少女依然裸裎深眠。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