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不會完成,羞恥噗類一下自己。

※ 跟人魚有關的故事。

※ 跟南什麼派三什麼叔的沒有關係喔喔喔這絕不是挖人祖墳的那部小說的衍生(欲蓋彌彰

 

 

你們都不要變

渴望他。追求他。得到他。摧毀他。

「我把自己給你,求你別離開。」

 

00.

  總有一天你會拋開你所擁有的一切,踏上前人尚未完全乾涸的足印,一步一步遠離故里。

  在新生的荊棘道上跌跌撞撞,流淚或歡笑,發覺一生之中最為美好的事物。卻無法相守。

  即使在最後那些愛與不愛的都成為指尖的流沙,誰都逝去了,在迷途裡你一無所有。

 

01.

  你的眼睛實在很好看,又深又亮,我喜歡。

  但嘴唇太癟太醜且老是往下垂,難看。

  吳三省說,然後搶過他手中的碗飲盡甜酒湯,而他只是彎著被嫌醜的嘴唇咯咯笑。

 

02.

  故事的開端,其實沒有什麼後來被時人渲染開的巧言遊說。

  吳三省不過是囂張對他笑笑、丟下一句說是請託不如說是命令的肯定句,他就不由自主地跟著吳三省走,像老鼠跳入海、像蛾撲進火,從不思考怎麼回頭。

  他看著他笑,一切都變了,即使是厭惡不已的宿命也能變得美麗;他能感覺心中某處的蠟模被融化,可以開始天真,離無垢又接近一分。

  解連環想:自己終於能相信這個世界了。

  他們籌謀著怎麼悄悄準備行囊瞞過家人耳目,而吳二白站在花園門口冷冷看見他們,沒有說話。活像尊被詛咒的雕像。

 

0.

  吳三省朝他說:看見那座山嗎?再翻越兩個山頭,就是大海……

  汗已經發不出來,衣領裡全是從毛孔粹出的乾燥鹽粒。

  解連環被烈日曬得喉嚨發乾,乾渴像把耙子挖掘內臟,他嘴巴張了又張,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拉開步伐跟著吳三省的背脊走。

 

0.

  到現在他都還記得他們離開時的背影。

  老三走在前頭,蹬著腳尖一部部跳下台階,影子落在背後晃蕩舞動;環子跟在後面距離一兩尺,最多不超過三尺,移動穩重無聲,別人能從他直挺的脊背間看見解家的良好教養。

  吳二白扶著窗櫺遠遠覷著他們,而他背後掛著皎潔圓亮的月光。

  滿心不懷好意的遲疑刺痛他,但他最終還是沒有出言挽留。

 

0.

  最後解連環在海港住下來,找了個嘴唇漂亮的女人生活,與她生孩子。

  直到死亡也再沒有離開。

 

0.

  樹葉被風搖晃得吵雜,吳二白心血來潮捏住一片吹來的落葉,發現這裡的樹葉比家鄉的顏色淡得多且小得多。青與綠的間隙閃過一張臉孔,他瞬間追上,但那裏僅有搖曳的樹影而已。

 

 

 

0.

  青年從燈塔邊緣跳下來,優美愉快地落到他們面前,像一隻乾淨的白色鴿子。

  吳邪發現那個年輕男人在笑,他有著弧度恰好的光潤嘴唇,眼珠更引人注目,像兩顆填入星星光輝的玻璃珠。吳邪覺得自己似乎與這男人認識,但他確實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小哥長得好,但面貌並不張揚。思索的時候,青年卻盯著他身旁的張起靈看,最後目光才落到他身上。

  「外地來的旅客,你好。想搭船嗎?」男人的聲音也很好聽,像在唱歌。

  男人的五官太奪目,吳邪這才發現他與張起靈一樣,都有一身幾乎透明的珠白肌膚。

  ──海的彼端的,居民。

 

0.

  吳邪,你很聰明。

  而我已經活得太久。

 

0.

  你知道嗎?我父親說吳家每代都能帶走一個解家人,而我已經是最後一個了。

  我愛我娘,但我是人類……所以,帶我回去山裡。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