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色為喜歡但是沒收錄。

做個回顧,真讓人有『自己很勤奮啊』的錯覺……

 

01-12  

 

一月

 

  他在自我裏頭重生一個自己,被填得滿滿的滿出來了。

 

廉價的想望/榊森彌與紀哉

 

二月

 

  掉下來吧,多掉一些吧。把有色彩的東西落到這闃黑無趣的湖底。

  (你也掉到這裡吧。)他在湖底實在待得太久了。

 

湖底花/Fate/Zero/蘭雁

 

  無用司機撿起一根逃車乘客留下的菸,讓它燃起螢光融入他呼吸。

 

樂高積木內的國王/多重人格偵探/全西

 

三月

 

  「我就算死掉,下的也是酆都而不是日本的地獄呢。」

 

在雨季來臨前凋零/鬼燈的冷徹/白澤

 

四月

 

  ──好想靠近好想觸碰好想舔舐我要吃掉你,那你呢?

 

渺小的塔尖/CENCOROLLCENCO與無名怪物

 

五月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修羅場/盜墓筆記/二環三

 

六月

 

  在艾伯胸前顯耀的歷歷勳章皆有鐵鏽的氣味及色彩,但不會被血汙泯滅,榮光依舊是榮光。

 

羊羔/Unilght/犬眼鏡

 

  我的情敵,在向不足以構成他情敵的我求助。

  聽起來也夠扯淡了。

 

模仿犯/盜墓筆記/邪瓶花

 

七月

 

  「那道細縫,你又出不去。」

  「螞蟻先生們會進來,把我的屑屑搬走。螞蟻先生把我搬走。」

 

境界性人格障害

 

八月

 

  「越光亮的恆星耗盡後越可能成為黑洞,這個你知道嗎?」

  (所以你把那個當作自己的存在意義嗎?赤司君。)

 

431光年外/黑子的籃球/黑赤

 

  「世界只剩荒漠滿處,聽得見海浪波波的廢墟裡我掐住你的脖子,情緒麻木。」

 

黑子的籃球/花今

 

九月

 

  ──在我眼裡你才真正處於箱庭之中。

 

魟/黑子的籃球/黑赤

 

 

  「早安,我是未來屋派來的。」

  NPC如此說,面無表情,儘管她看起來是如此謹慎有禮。

 

務必早起/未來屋/NPC

 

十月

 

  少年為自己演奏一人音樂會,儘管誰也不承認,但就在他的耳殼裡,眼窩裡,腦殼裡。

 

錯置的景色/影佐蘇芳

 

 

  「都已經好好聽過你們的願望,接下來,輪到我了吧?」

 

嚼/星期戰爭/夢夢笑太

 

  森下意識問:「……鰻魚?」

  「不,是水蛇。」男人微笑,整顆頭被埋進水裡的人抵抗得更加激烈。

 

星期戰爭/週一與週二

 

十一月

 

  老師的石頭臉碎了,碎成淚珠大小的石塊們,也許是因為我的成長而感激得哭了。

 

我的歷險記:老頭與我

 

  朝凝視著自己的巨大眼睛笑,笑容帶有幾分玩興,他有時忍不住猜測──牠會懂嗎?我在輕蔑,在戲謔。嘛──算了。

  「在做些什麼呢?走了。」

 

飼/CENCOROLL/修與怪物

 

  警衛只是溫柔地牽動嘴角,去舔舐0587綠得刺目的眼睛。

  惡意不亞於666的男人低聲吐字:「說什麼傻話,怪物可沒那種權利。」

 

分工玩耍/人間回收場/0382(警衛)與0587(森永)

 

十二月

 

  於是世界恢復運轉如常和諧,只餘他,他獨自在擁擠雜亂的無人房室內喘氣。

 

0918:生活/Ghosts in the shell/週二

 

 

  殺意仍然沸騰的金色眸子厭憎狠戾,毫無保留地瞪入雙胞胎兄長的翡翠色眼睛,即使承受憎惡,將繁眼底依舊波瀾不起。

 

恢滅/東京異端審問/綾仁雙子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