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文手問卷】by 連恩莫

空白問卷網址:http://goo.gl/8uidb

 

改編自-無想-的文繪雙人問卷(http://weibo.com/1179455831/zl9zUEpOt)

因為是文手雙人,所以就做了無長度限制的純文字版,請自由答題。

題目稍有更動但也差不多啦。

 

 

 

mano流動

 

1. 自我介紹一下吧,說說看你平常都寫些什麼。

  manoです。

  最近……有點消耗殆盡了的感覺──好久沒寫日更了真想繼續日更啊啊_(:3J 2)_,儘管這樣想卻一個多禮拜都沒寫點出什麼來了(抹臉;

  平常大抵不會超出極短篇片段、莫名其妙的跳躍式思考、快變成寫景的內心戲的範疇。以前很喜歡寫描述場面的,但不知道是題材還是什麼問題,最近越來越少寫到了(殘念;

  樂趣是寫讓人看不懂的東西,至於不值得一題的個人特色則是怎麼寫都寫不長(大言不慚

 

  ㄤㄤ,流動爹蘇;現在鼻涕如瀑布傾洩而下、鼻孔快被撐開了(一點也不重要)

  寫……什麼……啊?我也不知道,不過簡略說一下過程大概是:

  敘述者為中心的碎碎念→突然墜下的災厄/暴走/異常→被殺/殺人→敘述者還沒死的話就來幾句近乎嘲笑的告解。大概就這樣?哆啦A夢這題是這樣寫吧?

  ㄜ、若問最近寫的東西的話,幾乎都是在趕時間限制的直述句,比較有在練習的東西是『隨便畫出的歪斜三角』吧,雖然真的很隨便、標題跟內容都很隨便,但是有在嘗試扣連多人的方法了。

  興趣是嚇人、崩潰、或破壞前面的氛圍;沒有嚇人的話,就是比較容易進行劇情、但沒有虛要培養什麼的直述句。

 

2. 現在向大家介紹你的搭檔吧!

  流仔。乍看之下是帥氣的底迪角色(?),不過其實是細膩而溫柔的人──這樣的感覺(艸;

  覺得流仔擅長的是日常感很強烈的故事,嗯……不是說是瑣碎的意思,而是會讓人覺得「啊、這一定正在哪裡發生著吧」這樣鮮明而充滿真實感,同時卻在爽朗的色調底下藏著晦澀、超現實的獵奇氣味,瘋狂、暗示的意味濃厚。若要分類的話,大概覺得是都市恐怖。

  勇於面對及揭發理所當然的真實。

 

  免央兒!(開心跳跳)是綿羊的一種,很會攀岩、爬樹,要到很遠的地方舔糖份!

  羊軟綿綿的可是有角,場景都是日常、氛圍平淡,細碎的敘事卻讓人感到尖銳而疏離;即使是該疼痛的地方或悲傷的地方、讓人緊繃著神經的暴力(例如A老師的獨白,我真的嚇得半死)都有種不可思議的美感。

  要比喻的話,就像是隔著畫框或透明玻璃那樣,讓讀者獲得展覽般的觀覽,透過距離,讓讀者獲得安全感、獲得隔離的第三者視角,然後默不關心地旁觀。

  嗯所以,我覺得真野的風格是很視覺的。

 

3. 想像一下你們兩個會在什麼樣的情境下邂逅?

  咦、唔……如果來個在校園巧遇的青春回憶好像也不錯……但這到底和我們是文手有什麼關係……XD

 

  書店。

  在同一間書店、同在小說區背對背抽起不同的書,其中一個因不可抗力而絆倒、另一個聽見驚呼轉過去看的時候撞倒一疊書。太有真實感了,大概是這樣……

 

4. 你喜歡對方文章的什麼呢?

  若無其事、理所當然、理直氣壯,流仔會去注意到很容易消失在美化當中而被遺忘、但其實是構成故事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並毫不避諱地揭露。

  而筆下的角色都保有明確的象徵、概念性,讓平常而熟悉的片段有如施加上魔法變得不可思議,卻又不至逾越夢與現實的界限。

  另外,好像背後一直擺脫不掉一張猙獰的、張狂的笑臉面具的恐懼感,即便灑滿陽光還是教人不安起來的豐富層次這邊也很憧憬。會覺得流仔是屬於外輕內重的類型,能夠以輕鬆的口吻提起實則沉痛的事情。

 

  ……哇上面那段真的在說我嗎,這麼,這麼那個的應該是別的什麼人吧(緊張)

  我非常喜歡她的中立性。中立,冷漠,疏離,旁觀,無關心;這些詞彙都帶出類似的結果,雖然詞彙用在人的身上是負面的,可是在表現在某種現象,就會呈現出事態的完整樣貌。

  把事實重現,然後讓觀者去選擇真實;這是我喜歡但又很難做到的部分。

  我覺得這點很厲害,就像是新聞或者紀錄片那樣子!

  而我是名嘴該該叫,我就很難去甩開自己的意識、去讓角色們自己動起來囧rz

  啊啊、就像是「讓你不舒服」與「告訴你多不舒服」的區別。

 

5. 從對方的作品中找一篇喜歡的文,用自己的風格改寫一小段。

  綴滿燈光故無法完全暗去,因而呈現淤水般色澤的夜空,自視野無從窮極的天頂,剝落一般地緩慢翻落點點雪粉。

  彷彿下得並不是冰雪,而是經過無數次轉述,從遙遠得無法直視的北國故鄉被傳遞至此,最終由未曾經歷過的人們以貧乏的想像重新建築起來的揣摩。那樣拙劣的模倣正於空中瓦解──

 

  「雪……是雪。」

  寒冷的破片宛若摔得粉碎的冰鏡扎入他的眼裡,轉瞬融作溢出眼角的淚光。謙幸伸手,像是指腹的動作並非在拭去水漬而是挑起嘴唇的弧度,無聲地笑了。

 

溶融》改寫

 

  我說,改寫喜歡的片段超糾結的怎麼看都覺得很喜歡還去改感覺好多此一舉www(抹臉,對不起拿了流仔的作品亂來了(艸

 

 

  「你戴不戴──」

  轉過滴水眼睫而背對他的蛇妖張牙吐信:「……和我有關?」

 

  蛇之音。低沉的嘶鳴餘韻挾帶水氣冷冷蹭過耳膜,馨垂落視線,將筆記翻頁,紙張在指尖漫開的疼痛乾燥得明顯。馨的視線隨著頁面移轉,石灰燒蛇的傳聞閃過腦髓,他脫口而出:  

  「那就要問到底是誰的眼睛害我連回來都要戴著囉?」

 

  「呃?」

  反擊只是瞬間的事,殘留溫度的水氣與另一人的氣息如擁抱那般貼近。

  雖然不明所以也知道不能回頭,不能回視,但防衛意識遭反射動作洗掠一空,轉身的瞬間馨看見雕像。被女妖石化的人與妖,血肉殘餘的石像滿山滿谷堆疊,只留下眼,注目同一道方向。

  (來不及,要看見了。)

 

  但聲音比動作更早來到,馨聽見對方吐在耳畔的語句。

  「真是讓人過意不去呢,馨君。作為補償,提供你一個,可以一勞永逸的方法如何?」

  又是蛇的話語嘶嘶作響。

  尾音在耳內爬行,還來不及解讀字義,冰冷指尖便把馨的眼鏡從他眼前抽離。

  「要不要乾脆──把你的眼睛挖掉呢?」

 

  (眼睛被奪走了。)

  (被穿在身上。)

  一旦注目就再也不能收回的,深深深黑的蛇之眼。

  蜿蜒扭曲的腰。鮮豔奪目的鱗片。冰冷的牙齒。濕黏的尾尖。惡毒的蛇信。無底洞。

  然後有斑斕一瞬閃過,彷彿從前接受的黑暗都該全歸為彩──益子宜也。

 

  大和馨從心底的漩渦撈出名為笑容的雜質。

 

  「怪物想法還真是嚇人啊──請恕我婉拒你的好意,益子學長。」

  筆從馨的指間鬆脫,他去勾取益子臉上原屬於自己的鏡架。

  而後者閉上眼,仿若順從,就似乎他們本應如斯。

 

改寫自:《蛇籠-2

 

  ……與其說改寫不如說同人吧。啊,是啦,對啦暴露我欲望的同人辣(痛1

  免央對不起(立刻土下座)是說那個,上床要戴眼鏡嗎?還是背後?(為什麼要問在這裡

 

6. 寫一點你覺得對方會喜歡的東西送給他。

  柔軟的動物在他來回逗弄下開始發出低沉的喉音。啓人以指側撥開細密的毛皮,貼著溫熱的皮膚撫摸,動物順著他的動作翻過身去,暴露出最為柔軟的位置。

  啓人臉上浮現愉悅的神色。

 

  並非因為那是致命的要害,他喜愛往毫無防備的地方下刀擁有更加情感上的理由,猶如這一切皆非粗暴的殘殺,而是他精心安排的娛樂。

  由於毫無根據的信賴、好感,出自自身意願讓他觸及弱點的對象,當這份美好得近乎狂妄的意圖遭到曲解的瞬間,將會露出使他得以直到末梢都得到歡愉的表情。

  他藏在陰影裡的手隨著動物逐漸拉長的鳴聲,於刀柄上從容地收緊──

 

  刀刃細密地打起顫來。

  自已經褪去傷痕的肩胛,那一夜被大樹留下瘀傷的位置現在有如正遭到毆打般滲出疼痛的錯覺,半邊臂膀因此抽搐似地顫抖,毫無預警地。

  當時啓人自始至終維持無動於衷的態度,眼下,在他停止了撫弄而催促著的貓鳴聲中,啓人猙獰,然而興奮地咧開輕抿的嘴唇:

 

  「那個……該死的混帳……」凶器在他手中止不住地顫動,散出遍地破碎但依然晶瑩的光斑。渴望再被撫摸的貓則拱起背脊,渾然不覺地反覆磨擦他的掌心。

 

  《貓奴與抖S-5》先行

 

敬啟者言:

  致 森君,你我的存在究竟是幸或不幸呢?這是難以假定因而說的事。但敝人能確信,若愚蠢是病,不與您同時同地同居於一室是好事,至少於敝人與其餘五位而言是幸,吾等該感謝您將病菌全覽於己身,使天下蒼生幸免於難。可不論是否傳染,眼見您病入膏肓,敝人亦滿心惴惴。人生而長憂寡樂,若存活是地獄,那又有何可懼?人類的安樂死還太遠,也許您可以嘗試其他方法。

 

0236-719-4587

這是最近的獸醫診所電話

無趣的笑話訴說者

 

 

笑話先生,您好:

  不好意思,雖然不太懂,我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很抱歉,能不能請你告訴我呢?真的很抱歉,我會改進的。

 

 

森君:

  若非身體是共用物,請你使洗衣機滿水運轉,然後把你的頭埋進去。

  也許這樣你的智商能稍稍增加一些。

  即使腦死不能復生,至少你會發現,洗到發皺還沒晾的衣服?

  如果襯衫上的皺紋能分幾條給你可憐的腦,世界該有多美好。

 

週二

 

(大概是GITS的某幾週放在左一抽屜裡的紙條)

 

7. 如果可以毫無限制地向對方點一篇文,你會點些什麼?

  哎?唔……基本上我對別人想要寫什麼比較感興趣(搔頭,最近的話,大概就是「稿子加油!」吧?

 

  ……謝謝妳,小綿羊,窩會,甲油,ㄉ。(發哥)

  可以的話,我想看她看她寫些慘無人道的東西。

  雖然不常表現,但我認為她對於「讓人緊張的氛圍」控制得非常好。

 

8. 問卷要結束了,來寫一段你覺得很雷的東西吧 :-p

  為什麼非得花時間做讓自己痛苦的事我又不是抖……好吧我是抖M(到底,一直吐槽出題者好像不太對齁(抹臉

 

小華:[小明...小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小名你開開門啊小明!!!!]

 

聽到小華撕心裂肺的深情呼喊,小明心如刀割,心痛的感覺讓小明快要昏了

可.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為了小華好,他們不該在一起

想起過去的音容宛在,小明狠下心,咬牙切齒地隔著門對小華叫著

小明:[你走吧小華,你以為我很愛你嗎?哼,我跟你只不過是玩玩而已.我已決定要跟比你有錢的總統千金郝美麗小姐結婚了.你這窮鬼給我滾得遠遠的!我不想再見到你!給我滾]

 

持續拍打大門的小華萬萬沒想到,自己心愛的人兒,竟然會這樣對他!!!!!!

直到現在,小華扔然不可置信,曾經如此千嬌百媚的小明,竟然要成為別人的丈夫,這要小華如何接受?????????

小華:[小明,你,你開門啊]

小華氣急攻心,禁不住吐出一口鮮血,無力動彈的小華持續用頭撞著門

小華:[我不相信!小明!你不是這樣的人!!!你到底是怎摸了?!!!!]

 

小明:[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嗚嗚,你走,好不好,算我求你,我們分手巴小華,嗚嗚]

 

受到哭成淚人兒的小明這麼說,小華無力地沿著門板滑下

這時,坐著賓士與保時捷合作的最新款黑頭加長跑轎車的天使集團總裁-小英剛好經過

小英:[老陳,停車]

穿著亞曼尼最新白西裝,俊帥挺拔的小英下車,看著暈眩的小華,小英驚為天人

[路邊怎麼會有這等尤物呢?算了,不管了,先帶回去享用巴]

小英想著,便攔腰抱起小華回去了

 

  小明表示:「淦,流動妳很閒是不是?」

 

9. 辛苦了,最後是點名/感想/留言時間~

 

  久違的毒舌笑太( *´д`*)ハァハァ(抱胸,天哪真是太滿足了感謝流仔謝謝招待(這什麼自給自足抖M集團;

  玩得很開心,也難得又可以寫些感想性質的東西。改寫和禮物大概是最難但也最有趣的挑戰了XDDD對這邊來說寫東西是滿……私人性質的事情,所以通常不太有機會能和人分享,這次是很寶貴的互動體驗,再次謝謝流仔(艸

↓那、今後你就叫芥流動了(什麼東西

那麼這邊要開始尋找洗衣機之旅了(滿足(慢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寫完啦--哈哈哈啓人S我吧拜託求你了跟我結婚--(誰去叫護士長?)

幫笑太備註:「記得加漂白水,才能消滅腦殘菌。」

to免央:不客氣,讓我嫁入芥家就好(羞澀)

好棒哦我要當芥流動/妳先進去洗衣機吧好了換我↑

 

漂白水處理過的流動感想從這邊開始→

  獲得很多稱讚跟改寫還有S真是爽翻天--(喝一口漂白水)好,那個,獲得的東西太多了,雖然很開心,也有點擔心一直亢奮狀態的我到底有沒有好好表達我對真野的喜愛、想要回饋的到底有沒有好好說啊--我上去檢查一下……哦,算了言語太抽象請讓我用身體表達。

  呃就是,雖然玩得很開心,但這份有趣的問卷除了與朋友互動以外、很雷的那題練習也讓我順便反省一下,為什麼討厭這種寫法/故事/腳色?我自己的走向有重疊嗎?(有,其實我也很言情吧啊啊啊)不過這方面就是要再自我調適的部分了,總之,謝謝免央跟我玩(艸 )

 

  我都在講三八話真不好意思(艸 )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