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七夕,我試著聯絡她,但盲音過後電話接入的還是語音信箱。

 

  我與她已經失聯一周了,看樣子,她大概還在氣我不願給她離婚的承諾吧?

 

  雖然我喜愛她這股充滿青春活力的蠻勁,可這太荒謬了,這女人怎會以為自己能干涉我的人生?

 

  她不懂,我得教教她,初出社會的她還太不成熟,我得給她時間冷靜。

 

 

 

  無可奈何,再也沒藉口可用的我只好回家去了,一開門便看到嫻靜的妻抬起頭望向我,那雙濕潤眼睛裡盛滿訝異。

 

  「出差結束了嗎?我以為你不會回來。」

 

  小碎步跑來的妻趕忙為我換上便鞋,看著她彎腰、長髮垂落而露出的纖細頸項,我從心底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我今後得好好疼惜這個女人,有股衝動使我下定決心。

 

  我隨口說:「提早結案,想吃妳做的菜。」

 

  「家裡沒什麼吃的,早點說嘛。」妻順手把髮絲撥回耳後。

 

  「只有前兩天包的水餃,早知道你會回來吃我就買菜。想吃什麼?我去超市買。」

 

  

 

  這個女人也是愛我的。

 

  看著妻開始數算菜樣的手指,我才猛然想起,這是個深愛著我才會成為我的妻的女人。她是真的愛我。

 

  霎那間我眼眶濕熱,就要過去握住妻的手將她擁入懷裡,可我不想讓妻瞧見我這德性。我拋下一句話,然後背對妻走像沙發。

 

  「無妨,我吃,隨便弄弄我都吃。」

 

  妻溫順回應:「那我去下餃子,再給你煲個湯。」  

 

 

 

  在妻張羅晚餐的期間,我的腦袋跟身體冷卻了。

 

  我在家裡,我必須分清界限,但手不由自主地再撥了通她的電話,鈴音響了兩聲,接著又切入語音信箱。

 

  看來她真的是吃了秤砣鐵了心。

 

  我曾以為自己是愛她的,至少在為了她的笑容而買下婚戒那刻真的是、那時只要她開口,我願意拋下髮妻帶著她遠走高飛。

 

  然而這段錯誤的愛情總會在沉默中無疾而終。

 

  也許,不只她要冷靜,我也該好好思考到底誰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餐桌擺著一鍋肉香四溢的筍子排骨湯,只有我的座位前有盤水餃。

 

  「妳不吃嗎?」

 

  妻笑著說為省時省錢,她已連著幾餐吃水餃,沒剩多少了,所以這餐她吃生菜沙拉配湯就好。

 

  是因為我沒給家裡生活費的關係嗎?我不免心生愧疚。

 

  妻的手藝退步了。筍子鮮甜,排骨的肉卻太老,湯汁味濃而略腥,湯上浮層油脂過膩,我剛皺眉,妻就說她重燙一次可能會比較好。

 

  我只懂吃,不會女人家的柴米油鹽,就任由她弄去。

 

  「咱們夫妻倆能在七夕吃頓飯也是好的。」

 

  妻笑容僵下,淡淡地道:「七夕?那是昨天。」

 

 

 

  多說多錯,紳士這時最好閉起嘴吃飯,張嘴時稱讚就好。

 

  我挾起一粒餃子送入口中,我向來愛吃餃子,什麼餡都吃,但這頓的滋味並不美好。調味中規中矩,包工跟蔬菜也算好,但肉……我吞了一顆,再夾一顆咀嚼,這肉餡繳得並不平整,有些硬,似乎帶著碎骨。嚼著嚼,看來是咬著骨頭了……我吐出來看,是一片半透明的塑膠片。

 

  有點噁心了,可這時不好引起爭端,只好硬著頭皮再吃一顆,齒頰一陣痠痛……我從嘴裡吐出一枚戒指。

 

 

 

  丟下筷子的我用顫抖連連的手指再度連絡她,不遠處電子音隨著微小震動一道響起,我得趕緊回憶,她所用的手機鈴聲是什麼?究竟是什麼?

 

 

 

 

 

 

 

*130814

 

 

 

 

 

專注去死團三十年的我^^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