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題目來源:甜水屋

 

 

嗯、呃,就當做個記錄吧^q^

 

1.挑一對寫過的本命或牆頭CP來做這個問卷吧。

 

銀魂:銀高

媽啊我產量太低寫問卷只能拿出黑歷史(艸 )

 

2.你在這個圈子發文用的ID是?

 

流動

在銀高吧,馬甲是:lioudonq/末夏之死

 

3.回憶一下自己寫過的所有這個CP的同人,分別總結一下你喜歡用來描述CP二人的詞語?

 

一定要逼我嗎?一定要逼我嗎?一定要嗎???

……好的!我決定要脫離題目來描述一下我對他們兩個的印象。

 

銀時:優柔寡斷的;因為害怕抉擇而顯得狡猾膽小;能勇於保護他人強悍與不擅於處理自身關係的弱小,相當矛盾,卻十分吸引人;把自己看得很輕微卻把他人看得很重,但重要的人太多了;可以為了他人而無慾無求的聖人偏執狂;如果世界只剩自己一定會活不下去

 

高杉:聰明而諷刺性的;慾望很強又貪心;別人老搞不懂他到底想幹什麼,自己卻清楚得不得了;令人崇拜並宗教化的強大;天生就不需要任何人(包括理解者與同伴、盟友是有時效性的)的那種類型……但隨著連載的進行,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4.寫過的文中,你認為最能體現自己CP觀的一段話是?

 

  有人被殺了。不只一人。念頭剛閃過腦海卻下一步無法思考,反射性地,銀時意識到自己必須搶先開口、必須在高杉之前。漸漸能看見高杉晉助的臉孔了,坂田銀時感覺喉頭動作艱難,但他必須要出聲。彷彿寂靜會吞沒他與高杉。

  「喂,」張嘴說話才知道自己聲音嘶啞,而他盯著高杉的眼睛瞬也不瞬。

  「喂,玩得開心嗎?」

 

  (……你在哪裡,高杉……)

 

〈一半〉

 

5.貼出寫得非常順暢又滿意的一段。

 

  銀時嘴唇開開張張欲言又止了一陣子,漆黑裡仍然澄澈明亮的紅眼眨了又眨,最後像是放棄什麼似的放下手中鐵罐,金屬落到斑駁殘缺的磚牆樣子理所當然,像是它從未離開那裏。

  銀時還是張口,壓低的嗓音不冷不熱地揉進夜裡:「……坂本沒對我說過。真驚訝。」

  「會說才有鬼。撕爛他嘴也不可能說吧。對了我也算是坂本,可以用別的稱呼叫那傢伙嗎?」

  「說起來他算……不,他其實就是你哥喔?難怪那麼關心你。」

  「是啊真是個操爆弟弟屁眼的好哥哥。」

 

  坂田銀時拉開高杉蒼白的塑膠眼罩。他凝視高杉,狠狠盯入無時無刻都因極度腐敗而生氣蓬勃燿然生光的艷青色雙眼。鮮綠色的湖心沉著漩渦,凝結成深不見底的黑洞。銀時直視那雙黑洞。

  「為什麼告訴我。」這句並非疑問。

  而高杉答得爽快,他知道銀時會這麼說。

  「因為你好奇,卻只好奇幾分鐘就不想知道。」高杉嘿嘿地笑起來,模樣沒心沒肺。

  「還有,你不『那麼關心』我。壓根兒不。」

 

〈啜飲我的夢〉還沒寫完的都市傳說啪囉^q^

 

6.貼出反反復複修改很久才滿意的一段。

 

  坂田什麼也沒說。他伸出由指尖開始剝落灰黑土屑的手,掀開漆蓋抓著雞腿出來啃,狼吞虎嚥地進食,滾燙的酒壺湊到嘴唇就牛飲,酒水沿著下巴輪廓灑下來,滴滴落地,與汙濁的霜化為一體。高杉又笑了起來,充滿憐憫及滿足的涵義。他以前是不常笑的。

  「為什麼還不跟我來?啊、你不必回答。其實我不想知道。」

 

  對於過去,我無話可說;至於未來,也將一無所獲。

  高杉抱著膝蓋蹲著,盯住坂田銀時面光而蒼白的臉孔。被食物沾得油亮的嘴巴、往口內凹陷粗糙的泛紅臉頰、脫皮龜裂的鼻頭與不會往自己這裡瞥來的眼睛。赭紅眼珠盛裝什麼他知道,但無從捕捉,也給不起一再被放置的良善與傾巢惡意。

  終於坂田銀時說:「高杉你啊……就是那種會欺負自己喜歡的孩子的胖虎。」

  坂田頭沒有抬連視線都吝嗇對上他,高杉卻顯得相當高興。

 

  「喔?所以你想說我很喜歡你,是麼?銀時。」

  「……不。你只是太過討厭我。」

  「是哦。」

  明白再也沒什麼好說,坂田再也不會看著自己。得到答覆的高杉晋助心滿意足地起身轉身,朝光亮的來源走去,他走路搖搖晃晃,彷彿酒醉的是他。

  「我最厭惡的就是你了,銀時唷。」

 

〈本家本元〉我現在還拿捏不準到底該說多少話才好,不過都發表過了,算了……

 

7.貼出你認為角色性格寫得比較貼近原著的一段。

 

  「也許如你所說我是個懦弱自私沒骨氣的死魚眼叛徒吧,可阿銀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超人啊。卑鄙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呢,的確眼睛小小的只看得見眼前的路其他什麼的都來不及顧,還不到三十連女朋友都沒有甚至還被醫生診斷出糖尿病,阿銀我啊,不過是又弱又無能的雜碎。松陽老頭的理想太深遠了,所幸假髮和你都爭氣得很不怕沒人繼承老頭;而沒用的我,只是很勉強地不讓靈魂折斷就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別說國家啊、武士道啊、蒼生啦,光想守護一兩樣東西便千辛萬苦。但是,只要我能用刀守護的,我就會繼續拔刀。可是高杉啊我問你,老頭希望我們為了守護而拔刀,你是為什麼?」

  音量很輕,低沉的嗓音卻很清晰:「你有東西能守護嗎,高杉?」

 

〈誰?〉

 

8.貼出“我知道OOC了但我OOC得很爽有本事你咬我啊”的一段。

 

「該怎麼辦呢?今後我該怎麼辦呢?我要何去何從?失去了老師而無力改變的一切的我們要怎麼辦呢啊?要怎麼辦?」

 

銀時擦去高杉右眼幾乎要流下的淚水,緩慢開口。

「很簡單,你活下來就好。」

 

在左眼眶流落淚液的同時銀時托住高杉的臉吻了上去,

但是高杉的視線卻隨著飛離的紙片飄邈無影。

 

〈週年〉

 

9.出於惡趣味而寫的一段。

 

  「痛痛痛痛痛--快放開啦高杉!頭皮要被扯掉了啦!我只是開玩笑的啦!好啦!對不起!再不放阿金就要變成地中海了啦!」

  「你知道嗎金時?」

  一手抓住金時的金髮,一手甩著仍在滴水的菸管,高杉緩緩地道:「醫生說我氣管有問題,一週只能抽限定次數的菸。」

  「咿剛剛那句台詞我好像在jump哪裡聽過……痛痛痛!好啦!剛剛那次不算啦!只抽一口的菸不算啦!你等等還可以再抽一次……但快點放開阿金我好嗎?好嘛好嘛好嘛!」

 

〈金魂啪囉〉

 

 

10.文裡對本命CP以外的角色的描寫最滿意的一段。

 

大概是假髮吧,撇除掉銀高,我覺得我寫神威還不錯(自以為

 

  桂低著頭,幾綹長髮蓋住側臉若有所思。

  相較於桂的氣質氛圍,銀時則用很醜很廢柴的表情打了個嗝。沒遮嘴。

  「不這麼認為嗎你?」

  「不,」桂嚴肅:「我在想高杉的葬禮上該穿有家紋的那件黑正裝還是鐵紺色那件。」

  「有機會的話我會轉達他。幫我結帳吧混帳服務生──」

  「不是混帳服務生,是桂。這餐我請客,混帳客人。」

 

〈誰?〉

 

11.把自己這個CP的第一篇與最近一篇同人分別節選一段。覺得這期間自己對CP雙方的看法有什麼變化嗎?

 

有啦我覺得有變了~~

從一方的責任感過剩+一方病嬌,變成兩方都互相逼迫彼此底限又同時拋棄對方選了更重要的東西。

 

結果流淚的人是銀時。當然他並不認為自己的眼神能算清澈。

高杉還是沒有哭,而被掏空的左眼窩却流下很多條暗紅色痕跡。

豆大雨水打透布條,混著傷口裏的血水滑落。

 

如果那眼窩中的內容物還在,流出的會是淚水嗎?

 

那隻被挖掉的眼睛在哪裡?哪裡呢?

是不是被誰收到玻璃瓶裏呀?

那隻眼睛現在是不是正流下什麼清清的透明液體?是吧?是吧?

銀時又在胡思亂想,同時扭頭就走。

 

〈別告訴我這是你的初吻〉

 

  白夜叉的聲音冷斂,同他強行偽裝的表情一樣好笑。

  「我得確認你是不是高杉晉助。」

 

  他稀罕地喊了我全名。世界這麼大卻只有我們,我逃得很輕鬆,卻沒有任何提示。想必他為了找到我花了不少力氣和時間。而我們也只拿得出這些足以消耗無限光陰。

  哦,我忘了。

  時間只對生者有意義,死人沒有時間。罔顧他如何千辛萬苦,我笑了起來。

  我答:「不要。」

  河流立刻從中間湧現分開我們,藍得脆弱的琉璃色流水洶湧湍急,並加深加寬,直到漲為大海。

  海確實地阻斷我們。沒有其他交通,我想他暫時是渡不過此岸彼岸。

 

〈伊甸〉還沒寫完

 

12.最喜歡的開頭。

 

很多很多年後,高杉吐著煙,映著搖曳不定的微光在濁橙色霧中輕聲說

「其實是唷。」

 

同時回想起往事的銀時則抓抓那頭自然捲「他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啊?」

只是兩人早已背道而馳。

 

那是一個春寒料峭的夜晚,不值一提。

唯一的小小插曲是,他吻了他。

 

如此而已。

 

〈別告訴我這是你的初吻〉

 

13.最喜歡的結尾。

 

  「你看起來就像條被拉上岸快死的魚。」銀時跟著仰躺,望著滿空棉花糖。

  

  「沒有啊,我只是……」高杉自縫隙窺看著天空,光強烈得讓他頭痛。

  「我只是覺得呼吸很沉重。」

  

  「啊……你害我錯過了氣象播報啦……混帳。」

  銀時搔了搔仍是濕濡的頭髮,假裝沒看見高杉嘴角迷碎的笑容。

  假裝沒看見崩壞的前兆。

                Fin.  

  兩個人全身溼答答地吹風,然後晚上都抱著頭痛得滾來滾去。

 

〈在水面下張眼望去的光芒〉很可愛ㄟ(自以為

 

14.完結的文中BE多還是HE多?為什麼?

 

Nobody End比較多(乾英文不是這樣用!)

因為腦洞無窮,但手速有限。

 

15.沒題目啦!那麼就對你愛的CP說一句話吧。

 

空知……是……愛你們……的……(躺在病床上的流動終於斷了氣)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