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後。

※ 不要看錯CP,我是月山受,月山受,月山受。

 

 

 

 

 

 

 

 

  失重,飄流,載浮載沉。只感覺身體簡直是塊泡在湯水裡等待煮透的肉。

  不屬於自己的體熱對他進行包覆環繞,透過脈搏鼓震,毛髮沾附汗水黏著在皮膚的觸感令人不快,他人的氣味、心搏與吐息也相當令他暈眩……即便這全是自然而然來到的附加產物。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的結果?最初明明只是不願意孤身一人。

  確實感到疑惑,卻依然無法採取相應行動,如今他能做的,只有仰望天花板那盞素淨得令人恐懼的燈光──吸氣、吐氣,透明無色的燈光朝四面八方放射,吸氣、吐氣,任由光線燒乾角膜。

  為什麼只有自己感到不滿?

  月山的心跳平穩而規律,不同於他,是真正感到舒暢祥和。

  為什麼?明明雙方早在碰觸前就將本意吞藏,明明沒有意義。

  雖然沒有夾雜惡意與虛假,可是明明,從嘴巴吐出的都是無關緊要的實話,噗通。把本意吞藏,噗通。一一沉入海底。噗通,加熱升溫,噗通。

  為什麼?

  「也差不多該放開我了吧?」明明想這麼說想得不得了。

  好幾次都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再度勉強嚥下,為什麼說不出口?光線在眼內折射模糊旋轉,在瞳孔前擴散,某幾個剎那看起來就像是真的月暈一樣……明明只是贗品。

 

  明明沒有擁抱的必要。金木研閉起眼睛。

  一切都變得更加難以忍受。

 

  (明明只是贗品。)

 

  「好熱。」

  最後混著氣息吐出嘴巴的也是無關緊要的怨言。

 

  他用可以算是粗魯的力道推開月山,用汗濕的掌心拒絕灼燙的心窩。

  月山說話時快速眨動一下眼睛:「怎麼了?」

  浸潤的皮膚上有星光閃爍,金木自己的是、月山身上也是。

  「沖澡。」

  赤腳踩下床鋪蹬上地板,才感受到異於生命體的中性溫調,冷峻而靜謐的、不帶脈搏,他不由得想著月山如果是冷的就好了。行走間,半乾的瀏海被風吹拂露出額際,寒意劃過頭皮,原來冷氣確實是開著的。

  金木回頭,月山正在拉扯掉到床底的被褥。

  「還是你要先洗?」

  「我沒關係,金木君先請。」

  月山笑了下,然後拉著被子倒向床鋪。月山笑起來並不難看,連那不難看的笑臉也令金木心生厭惡。已經沒什麼該對話的了,身體開始降溫。

  金木走進浴室,赤裸而無表情。

  純白的裝潢光線折射良好,令人聯想到金屬籠子,金木扭開水閘,灰色無味的雨從眼前傾盆降下。

 

 

  

  完成淋浴後就能以為自己是潔淨的。

  對每步行走都留下水漬的自己,像蝸牛一樣,金木有點想笑,如枯草白透的頭髮也很好笑,可是朝穿衣鏡看過去,裡頭那張臉孔仍然只存有僵硬低迷。

  打開門就看見月山趴在洗手檯嘔吐。

  穿上衣服的月山彎著腰,又是襯衫,連金木也必須認同對方的脊背弧度優雅,水龍頭正在流水,月山把袖口挽到不至於濕透的高度,月山瞄過金木一眼,難得有氣無力,接著轉回去,繼續對著洗手檯嘆息。月山的傷痕被衣料掩蓋了,連同張出兇爪的肩胛骨也。穿戴整齊的他們看上去只是在盥洗室偶遇的陌生人。

  金木垂下眼睫:「您還好嗎?月山先生。」

  像是意外金木會在此時向自己搭話,月山停頓一下,然後掬水漱口。瘀血還沒褪去的指尖旋緊水龍頭、撈過濕透的瀏海往後梳,月山還是笑,青白的笑容狼狽又矛盾地優雅。

  「That’s OK.既然金木君結束了,那就輪到我囉。我的盥洗需要一些時間,被單汰換過,就請你安心地先就寢吧!My friend.」 

 

  金木看一眼月山接著瞥向洗手檯,裡頭的東西都被月山沖了乾淨,於是他又看著月山。

  殘留在水槽表面的水珠聚集,流進水管,滴答滴答,穿入地底。

  「抱歉,您可以不用勉強自己。我說過可以不用勉強的,月山先生。」

  「在指什麼?」

  「我的意思──意思是您不必要求自己做……」

  「在指什麼?什麼意思?」

  月山睜大的眼睛只存有純粹疑惑,雖然這個人,本質上就是個用無數表演包裹食慾的說謊家。

  「不太明白金木君的話呢!可以確定的是,我可是,不會做任何『月山習』討厭的事情喔?」 

  金木眼裡則是潭水的平靜與死寂,他看到月山背後牆上的漆有細微裂痕,金木沒有改變聲音與眼神。

  「已經,可以了吧。」

 

  「還是說──這只是猜測,如果有錯誤我很樂意道歉,該不會是後悔了吧?金木君,你該不會開始後悔對我做的事?真是這樣的話就令我太受傷了,金木君。」

 

  誇張的言詞與肢體,像戲劇一樣。

  感到內心某種物質漸漸沉澱的金木沒有移開目光。

 

  「你猶豫了嗎?對於自身的強大?我太失望了,金木君。這是我主動提議的,你到底在意什麼?感到彆扭嗎?我有哪裡不好嗎?虧我以為已經讓金木君充分享受過了──」

  「……不是那個問題。」

  「那麼是什麼?傷嗎?雖然比不上你的鱗赫,瞧,傷口不都差不多痊癒了嗎?沒有關係,沒有任何需要遲疑的!一切都很完美。PerfectPerfectPerfect!告訴我你不滿什麼啊!」

 

  「……呼,失態了。」

  歇斯底里的月山突然踩下剎車。

  單手梳整瀏海同時扭開水龍頭,微笑著拾起檯上水杯接水漱口,水杯是透明的紅玻璃,俗艷卻昂貴的感覺與月山的眼睛顏色相當相似。

  「安心吧。」曖昧笑著的月山拉過金木頭上的毛巾。

  「你只要把一切都交給我就好。」

  「『月山習』不是人類,甚至不是雌性,這副用來細品佳餚的肚子什──麼──都──孕育不出來。」

  「我足夠強壯,不會因為『金木研』動搖或受傷。」

  「真的那麼介意的話就在其他場合對我溫和一點吧?或讓我吃一點?哈!開玩笑的。」

 

  「沒問題。一切都交給我就行,放心吧,Cher ami。」

  浴室的門被關上。

  水聲混雜輕盈的節奏,他猜,剛剛還在發怒的月山現在心情莫名其妙地好。

 

  金木走回臥室,依然赤腳。已經不再滴水的髮梢什麼都沒在地毯留下。

  空調仍在運轉。

  金木默然看向床被,摺疊整齊,月山看起來不像是會自己整理床鋪的人。電車停駛了,此時無處可去。他看著床用蝸的速度走近,指尖觸碰到的是涼水一般的低溫,卻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好熱。」

 

  冷氣機扇葉張合,空間明亮,卻冷徹闃靜。

 

       

 

【 即使化為灰燼也…… 】

 

 

 

「金木君平時如何處理性慾?」

「倘若不嫌棄的話,請讓我為你提供協助吧。」

 

 

 

Fin.

 

*140716

Working BGM:椎名林檎-浴室(慢板)

砲友關係,金木(討厭)→←(喜歡喜歡喜歡)月山

我只是想看個嘔吐山,一不小心就><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嗚嗚
    月山受也不錯的!
    喜歡看到很喜歡金木的月山WWWWWW
  • 可以讓您覺得月山受也不錯真是太好了!
    我也覺得嚇傻瓜般拼命付出的月山蠻可愛的,雖然付出帶著目的性……

    流動 於 2014/08/15 04:08 回覆

  • 雪怪
  • 好喜歡~~~
    狼狽但是優雅的月山光是想像就好美阿~~~
    超喜歡金月這個CP的~~
  • 謝謝、謝謝喜歡……!
    我覺得無論何時都從骨子裡透出優雅是月山最迷人的部分!
    耶~~歡迎金月小伙伴;口;

    流動 於 2014/09/17 01: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