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木大大沒出現,只有吃吃組,依然咖內月^q^

※ 流水帳囧

 

 

 

 

 

  水龍頭就保持這樣開著,讓流瀉而下的清水洗淨番茄。

  先從洋蔥,洗淨外皮切掉頭尾,沿著周圍滾圈剝去朽葉色的表皮,強烈的化學臭味隨著汁液嗆進鼻腔,刀刃對著身體對半剖開,橫著切絲、縱著回來,均勻整齊地切成丁狀。紅蘿蔔與馬鈴薯泡水洗淨,削皮,馬鈴薯在方便入口的範圍內、滾切成富有嚼感的厚實塊狀,沒什麼氣味的馬鈴薯,處理起來輕鬆愉快。再來是紅蘿蔔,去掉頭以後以一定間隔切片,用不鏽鋼製造型器切出樹木、星星與新月的形狀,比洋蔥稍淡的腥味一波一波襲來。聽說人類中也有許多人討厭紅蘿蔔的腥味,烹煮前浸泡在水裡可以去腥。磨菇洗好,瀝乾水分備用,放在一旁的蘑菇聞起來有腐敗垃圾的氣味。材料算是準備齊了。從肉開始煎吧。

  把電磁爐調整到小火,熱好鍋,放下奶油的瞬間黏膩的臭味炸了開來,油脂塗抹均勻後放下醃漬過的雞胸肉塊──嘩啦嘩啦,令人幾乎想就地放棄的腐臭一下子躍昇到最高峰,即使是開啟最強力模式的抽油煙機也無法紓緩……滋啦滋啦的油炸聲喚回意識,沒問題,還可以忍耐。一邊煎著雞肉一邊將洋蔥丁加下去拌炒,氣味難聞得眼淚流了出來,必須在洋蔥變成半透明前忍耐,忍耐臭得讓人承受不住的怪味。終於那個時刻到來,關火起鍋的同時他忍不住衝出室外呼吸新鮮空氣,差點滅頂在腐臭中的人會暈眩反應應該是正常的吧?把炒好的腐臭異物下進水氣沸騰的大鍋中,將其他食材一一丟入,攪拌,蓋上鍋。這個階段稍稍得以喘息了一點。開鍋,攪拌,不停冒泡的詭異湯水像魔女大釜裡的魔藥,加入分成小塊的辣味咖哩塊,難以形容的臭味暈滿廚房,只能迅速攪拌加速熔解,在窒息前蓋鍋。

  趁這段時間將番茄去蒂,切塊,用果汁機榨成泥。番茄的酸臭愉快地加入臭味大家庭。

  米飯已經煮好了,咖哩還要煮一段時間。

  蛋白質。澱粉。脂質。纖維質。維生素。

  還有什麼遺漏嗎?

 

  靈光一現的瞬間有隻火柴擦亮在夜裡。

  「糟糕,金木君喜歡甘甜一點還是辛辣的?竟然沒先考慮到,Idiot me……」

 

  「什麼啊,還以為是什麼屍體腐爛了,原來是月山君啊?」

  被強烈氣味掩蓋而無聲無息出現在月山背後的,是剛睡醒的神代利世,邊打著呵欠邊用手指梳順長髮的她,即使著裝整齊,也帶有難以言喻的嫵媚慵懶。

  習慣利世惡言的月山只有幾秒不悅,還是舉起沾滿人類食物氣味的雙手,笑容可掬地打招呼。

  「……早晨安好哪,神代小姐,沒品的言辭與口臭都不適合妳的美貌哦。」

 

  「又來了,你又發作了嗎?月山君。」

 

  「請稍微安靜點,現在可是關鍵時刻, Be quiet, Please.

  無視於利世難以言喻的鄙視眼神,月山專注將被絞得血肉模糊的番茄倒入鍋中,攪拌均勻,蓋上鍋蓋以微火悶煮。完成大部分烹煮程序的月山馬上洗手,雖然無論怎樣用香皂搓洗,食物的臭味和觸感仍然黏在皮膚上。

 

  回過頭看,捏住鼻子擺張臭臉的利世仍然站在那裡,對上眼神後就開始抱怨。

  「要做的話,就像以前那樣不好嗎?臭死了,整個屋子都是噁心的臭味,害我完全沒有食慾,現在的我可是想吐得不得了。啊啊,真羨慕昨夜就出門去了的董香,不用忍受這地獄般的折磨。早知道我也去當個臥底或什麼的就好了。」

 

  面對利世的怒罵,月山微笑著舉起食指反駁。

  「No no no……說什麼呢?在纖細脆弱的金木君如此需要營養的時刻,怎麼可以老是用沒味道的水煮蛋或麵條打發金木君多愁善感的腸胃?身為摯友,我若不為金木君著想,幫他做點有滋味的美食是不行的。」

  「我說你啊……人類的食物我們根本沒辦法吃,就算試味道,你最後還是吐出來了吧?你要把那種豬食不如的嘔吐物給金木吃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沒嘗過自己煮的東西。美食家?」

  「只要知道烹調方法的話就不會差到哪裡吧!剩下的,只要把我對金木君的感情放入就完成囉。」

 

  看到月山戲劇性的肢體展現,利世笑著忍耐不翻白眼。

  「叫外賣還不是一樣,簡單方便多了,而且不用把房子搞得那麼臭。」

 

  月山霎時變臉:「怎麼可以把那種來路不明的東西放到金木君面前!No sense!」

 

  外頭的晨光穿過樹葉間隙照了進來。

  月山偏過頭去照看料理,他的眼睛正對光輝也毫不眨眼,利世看見他眼窩底下的薄青,看就知道這個沒什麼料理經驗的傢伙凌晨就開始準備。

  利世終於忍不住翻白眼,對月山,還有與之進行無聊談話的自己。

  「……你那種執著,連我都感到敬佩哪,月山君。」

 

  「那當然,現在滿身瘡痍的金木君最需要我的支持了。」

 

  「很奇怪不是嗎?恢復成人類的他,對你來說不是最佳的狩獵時機嗎?獵物沒了的話,換一個不就好了?」

  塗抹透明指甲油的手指捲繞髮尾,穿著白藤色洋裝的利世靠上牆壁,連笑臉都懶得假裝。

  「為什麼月山君要為金木君做到這個地步,我無法理解呢。」

 

  「我?妳問我,本人,月山習?」

  放下鍋勺的月山沒有蓋上鍋蓋,強烈的氣味隨著蒸氣從鍋中冒出來,利世隨即離開牆,往連接廚房的走廊退後兩步。她踩在陰影裡,眼睛的色澤稍微偏紅,跟金木某些時候的左眼有點像。

 

  「那個樣子……」

  站在爐邊的月山習垂下頭顱,瀏海覆蓋了表情。

  「那個樣子,是缺損的。」

  夢囈一般的呢喃從微微開闔的嘴唇洩漏。

  「強大,危險,令人震懾的美麗,那個才是真正的金木君。」

  「因為,金木君一定……他還沒消滅青銅樹,一定會,回到這邊來的……」

  「那個……是我的,那可是我的,絕對不能放過……怎麼能容許其他人……」

 

  不論是誰看到此刻的月山,肯定都會認為他正在哭泣。 

  對此,利世只是冷冷地推扶眼鏡:「……啊啦,是嗎?」

 

  「是啊,那當然。」

  抬起頭的月山卻是一張稀鬆平常的臉,沒有哀嘆或沮喪,有的只有使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理所當然。他的右手順勢蓋上鍋蓋,把氣味再度堵在裡頭。

  「所以能滋潤金木君身心靈的一切,一切不可或缺!」

 

  利世知道月山現在有著怎樣的眼睛──眼神清澈且明亮,裡頭的深信不疑確切到令她厭煩。

  「你高興就好。」

  真是太過令人煩躁。

  煩躁得害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呵──對食物迷戀到這種程度,看來上流社會月山家的紈褲子弟,還真是不得了啊。」

 

  月山凝視利世良久,一臉為難:「……神代小姐。」

 

  「有何貴幹?」

 

  「即使妳這麼捧我,也不能分給妳吃喔,全部都是金木君的。」

 

  「誰想吃那種鬼東西!」

 

  摸著下巴的月山轉回料理台,認真地思考琢磨。

  「哼嗯?明明是喰種卻對人類的食物感興趣,真不愧是暴食狂。不過,既然是素有美食家美譽的本人的手製料理──嗯,神代小姐還算有著不錯的鑑賞力。」

 

  「……隨你喜歡。」

  連脾氣都懶得發了。

  竟然連特地洗過的頭髮都沾上噁心的臭味,現在再洗一次的話,會來不及保養。神代利世懷著不悅撥整長髮,用髮圈固定成一束。

  「我就先出發了,雖說時間還很充裕,還是奉勸月山君別太過拖延為上。」

 

  等待利世白藤色的裙襬消失在眼界,月山才笑著揮手:

  「神代小姐,wir sehen uns.

  

  還剩最後一個步驟。

  心情愉快的月山哼著歌,從冰箱取出盒裝巧克力,隔著包裝敲碎,嘶一聲打開封膜,灑入微微冒泡的濃稠醬汁中。

  「把90%的苦甜巧克力溶進去,融進去,攪拌均勻後,兼具營養與美味的家庭料理就大功告成!」

 

  月山關閉爐火與抽油煙機,繼續哼著歌,邊解開圍裙邊走向更衣間。

  身上也沾到氣味了,雖然人類可能不覺得噁心,依然必須換上另一套更好的衣服才行。還有時間,可以沖澡,頭髮也可以再洗過。要去見你,必須保持完美才行。

  現在就去見你。

  等著我,現在就去。

 

  「金木君……」

  愉悅不過的幸福笑靨在月山的唇邊綻開。

 

 

 

【 空想症 】

 

 

 

  清水傾瀉而下。月山哼著歌。

  從這裡,到你那裡。有多少距離?不過很快就不存在距離。

  現在就去見你。

  現在就去。

 

 

  睫毛垂著水珠的月山從鏡子看著自己的臉。

  幾乎沒有瑕疵,雖然有點黑眼圈,還算一張自己能夠自豪的臉。

  卻是空的,那上面沒帶有情緒。

 

  「……回來以後還是倒掉吧?」

 

 

 

  

 

Fin.

 

 

 

*140729

 

讓月山幸福週第一天。幸福~耶耶耶~

幸福只要本人快樂就好……吧……

謝謝金月群的大家猛割大腿肉!無以回報只好奉上腳指(剁小指)

 

可能沒提示得很明顯,被變回人類的金木在收容所,所以要去救他。

樂觀得有點病態的月山。

 

喜歡這樣的話請別往下拉^q^

 

 

 

 

 

 

 

 

 

 

 

(少女漫畫)

 

 

 

 

 

 

  風把窗簾吹開,膨脹著飄搖的蕾絲阻擋了視線,只能模糊看見有道人影坐在餐桌前,而且餐桌的坐客正捧著紙巾抹臉。

  「咖哩……咖哩的味道有點……太辣了……」

  那個人說的話有濃濃鼻音,似乎呼吸不太順暢,用力吸了一下鼻子後,嗓音清爽不少。

  「啊、那個……嗯……不好意思……」

  風停了。窗簾靜止。那個人是什麼尊容,如今終於得以拜見。

 

  「那個……讓你久等了,月山先生。」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