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五天工作日的辛勤勞動後,一週的假日總算來臨,公園、遊樂場、百貨公司、電影院,都會中的人群,自然而然地追尋最能填補自己的休閒娛樂。

  現在在商店街,一名男子正沉思著。

  他正在煩惱:除掉工作與理想的話,自己還剩什麼?

 

  「你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勤勉很好,但休息是必要的,必須適當放鬆。否則彈性將會疲乏,如同彈簧一般。」男子被長官以幾乎是訓斥的方式強迫休假。

  不許鍛鍊身體、不許追蹤案子,必須與工作絕緣,完全淨空。

  脫下代表「正義」的搜查官白手套,放下與性命同在的「手提箱」,從生活剜去理想以後,「亞門鋼太郎」這個容器還剩下什麼?擁有這個名字的男人,是為了找出答案,才在鬧區一堣坐著。

  然而此刻,卻連自己該怎麼娛樂都不甚清楚。

  亞門將紙袋內最後一口甜甜圈也咀嚼入肚後,苦笑著將剩餘包裝丟進垃圾桶,也許自己就是具為清掃而行動的空架子吧。

  適中的溫度,青空,從店家自然流瀉而出的歌聲,行人的歡笑,用一個詞彙來形容眼前情景的話,只有「和平」一詞才能恰如其分。

 

  沒錯,自己是為了這份「和平」而存在。

  為了和平而奮鬥,為了生活在永久的和平。

  不自覺泛起微笑的亞門鋼太郎,再度確信自己的天職,而這當下,一樁搶案極其偶然地在亞門眼前發生了。

 

  頭戴安全帽的男子搶奪了肩包拔腿就跑,被搶的是一名推著嬰兒車的女性,行搶後,歹徒邊逃跑邊揮舞兇刀逼空人群,街上人不算少,但在這個亮出白刃的狀況下,紛紛尖叫著遠離。亞門立即追上去,正巧歹徒一個跳躍跨過階梯,他逃到路邊跨上發動中的重型機車,眼見就要揚長而去──

  突然一台機車從外向車道疾駛過來,將正要逃逸的歹徒連人帶車撞飛。

  

  突然出現的騎士下車,一腳踩踏摔倒在地的歹徒,並接住即將落地的女用提包,將之拋給剛剛趕到的亞門。

 

  「報警了嗎?」

  拿下安全帽的騎士,是個神情冷靜、下巴稍微蓄鬍的年輕男性。

  自己還沒做什麼,事件就結束了。

  有點反應不過來發展的亞門吶吶地回答:「啊?不、還沒……」

  正當亞門如此回應,後頭就有吹著哨音的警員過來接管搶匪,看到情況安定下來後,群眾開始蜂擁而上。大概是有誰目睹了經過,在他們追逐間,報告給警察。

 

  「剛才真是謝謝你。」亞門叫住準備默默離開的男人。

  男人「嗯」了聲,似乎不願多談。

 

  「你的果敢真令人敬佩,連我都不一定能夠當下反應,能否請教尊姓大名?」

  「不用了。」男人點頭權作告別。

  不知為何,亞門心中有一絲失落,但是他預感自己會與這名男子再會。

 

 

 

Fin.

 

 

 

*140802

 

亞門大概是右側。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