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沾上氣味呢,你。」聲音,與高跟鞋一起靠近。

 

  「把自己弄成狼狽不堪的樣子很有趣?到底是怎麼搞的?你懂我在指什麼的。」

 

  不要過來。別看我。青年如此希望,因此地面裂了,岩層與岩層,橫向整齊錯開。石屑落入裂口,一聲也不響,沒有盡頭的墜落過程本身即是盡頭……還真令人嚮往啊。青年微笑,收回視線並把它安置到他正前方的水槽,青年眼瞳傾斜,把視線扔進水槽裡的出水孔。

 

  「『逃掉的話就好了?』吶,你覺得這樣可以嗎?真的?」

 

  從聲音就能知曉,腳步不再逼近,她踩在她那方斷崖的休止線,也許那雙用蕾絲與玻璃珠裝飾的鞋尖還是突出了邊界一些……但是,無妨,他知道她即使一足懸空也無差。那名女性是不會掉下去的,深淵不需要她。

 

  「我過不去你就能心安理得地當作沒看見,對嗎?」

 

  女人笑了起來,笑聲沒有手腳,裂谷再寬也阻擋不了。她的言語相當簡單就能跨越過來。而青年,像是膝蓋與腰椎這幾處零件從骨架中被猝然拆解,青年往前仆,他的身體是崩塌的危樓一瞬潰解。青年的額頭敲撞水槽邊緣,咚,草綠色的痕跡留在上面,陶瓷製品厚實得不易碎裂,可是青年的身軀並非相同耐用。女人的笑聲,咿咿嘻嘻,她們滑翔而來,她扣住青年的脖子拉扯。朝上看,天空是灰濛的雲白色,或者那是天花板,是恰如其分地蓋住箱子的蓋子。青年一隻手臂滑進水槽裡,憑靠肌肉力量,攀抓檯面,撐起身體。青年伏上水槽,張開口:啊啊──嘔出來,乾燥的字眼從嘴巴被嘔吐出來。

 

  「好吃嗎?怎麼可能好吃呀。啊啦,好不容易吃進肚子的肉都吐出來了……好髒,不覺得髒嗎?」

 

  沒有任何人希望這樣,但是風吹起來,裙襬被打得啪搭啪搭響。空氣轉換風向,青年聽見她壓低嗓子呼喚他。

 

  「餓……好餓啊。」

  「你是空的嗎?托你的福,我現在可是相當地飢──」

 

  後面的字眼聽不見了。聲音被抽換,青年猛然回過頭,後頭沒有他想像的女人穿戴洋裝高跟鞋。她站在那裡。套著短褲與馬丁靴,少女雙手插進斗篷口袋,她怒視他。

 

  「膽小鬼!」

 

  青年收回眼神閃避,他趴在水槽假裝乾嘔。誰都能看見,水槽內的透明嘔吐物開始有了輪廓。

 

  「逃個屁!你躲什麼!喂,你不是人類嗎?」

 

  地表裂得愈開──像海水將土壤,分成港灣與海洋。

 

  「不就是因為你以為你是人類所以才吃了我們嗎!」

  「回答我!不要逃啊,不要走……」

  「不要走……」

 

  青年嘔吐出來的,有很多。

  輪廓線再鮮紅也不過,原本只是碎屑,卻漸漸能夠分辨,那是人體的肺肝脾腦或心臟。青年垂著眼睛,他記得自己吞噬過許多臟器,多得超出他的皮囊,自己這個容器已經再也裝載不下。

 

  「你這……沒用的……膽小鬼……」

 

  太遠了,也或許還曾經迷路,少女飄忽的呼叫隔了很久才繞到這裡來。乘搭少女的陸塊越漂越開,終究遠得不再令她為水槽盛裝的內容物憤怒。一步兩步三步。青年走到邊界,與少女間的裂谷廣袤無際,已經過不去那邊,他待的部分只剩一點點土地並且必須與水槽相連。青年閉起眼睛,再張開,肉塊的變化還在持續,輪廓線內的部分隱約被填上實色。赤紅色,當然是的。青年伸張手指,動作遲鈍,他的手指探入喉嚨,面部朝下,繼續催促身體吐出那些已經負荷不了的。

 

  「大哥哥是誰?」女孩如此發問。

 

  青年抬頭,水氣延著牆壁攀爬凝固結凍,他湊過去看一眼,鏡子沒有映出他的臉。女孩在裡面歪著頭,針織毛衣別著四葉草,蒼白的女孩勉強地對青年抿起微笑。

 

  「大哥哥是不想被同情,所以覺得乾脆被討厭會比較輕鬆嗎?」

  「不對……搞錯了,不是那樣?」

  「因為大哥哥覺得自己很可憐,為了保持可憐,才想著放棄掙扎比較輕鬆吧?就跟雛實一樣……」

 

  青年垂下肩膀,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要說話卻沒有說話。

 

  「不對,不對。」

  「你是誰?」

 

  青年正要回答,肉塊擴張的濕濡聲響令他往水槽看,他看了下水槽內滿得快要淹出來的蠕動血肉,之後,答案又不是那麼地確定了。女孩抬頭看他,他也看著她。青年的嘴唇像金魚,張了又闔,似乎想要說話,卻沒有說話。

  

  「我不認識你……」

 

  青年伸出手,試圖觸碰鏡子裡的女孩,女孩帶著快哭出來的笑容,在他接近以前早一步退後。  

 

  「什麼問題也沒有。」年輕男聲清晰應和。

  「進食是錯的嗎?那麼,世上萬物根本不該存活!」

  

  觸碰落空的青年垂下手腕,他的手,被鏡子裡伸出的手腕托住。白皙的手腕揪住他,手指捲扣手指,手腕的冰冷是石膏特有的無溫。有人把氣息吐在他耳邊,他不去看。青年垂著眼,槽內肉塊已經有了脈搏。肉塊重湊。所有血肉都拼成心臟,所有心臟開始一齊鼓動。

 

  「罪惡感?多麼掃興、多麼多餘!偶爾施捨的仁慈也是,無情亦然,你的慾望才是最優先的,把事情想得那麼複雜,就太乏味了。」

 

  白色手腕放了東西在他的手上。青年攤開手,是小刀,沒有鞘。青年拍開手腕,刀刃滑過青年掌心徑直落入水槽。血花揚起,沒有任何一滴潑到他身上。男聲低低嗤笑。

 

  「你不是那種索然無味的小角色,我瞭解的。」

 

  白色手腕退回鏡子,鏡中有一張模糊朦朧的面容,在指尖沒入同時也一併消散。鏡子又成為鏡子,能夠反射森羅萬象卻映不出青年臉孔的鏡子。心音與雜訊,太過嘈雜。必須用嘈雜掩蓋嘈雜。青年扭開水龍頭,唰啦唰啦,清水迅速覆沒水槽,沒有溢出。水槽所盛裝的一切永不溢出。

 

  「對、對……吃的話沒有罪啊,強者獲取任何戰利品,都是當然的。」

 

  男人的聲音比方才的男聲低沉粗啞,男人嘲笑青年,笑聲像砂紙磨過玻璃那樣挑釁他。

 

  「沒錯,強者沒有錯。」

 

  淹蓋整槽心臟的清水變成汙濁的深紅色,噗通,水管終於接通。水面揚起漩渦。

 

  「老子就是強者,老子幹什麼都是對的!但你這傢伙是什麼東西?哼?你是強者?」

 

  肉塊漩渦旋轉。

 

  「就憑你也能?哈!你是嗎?」

 

  旋轉。

 

  「哼嗯──是強者?還是狐假虎威的冒牌貨啊?說啊,啊?」

  

  出水孔在吐氣,在掙扎,水槽內的水流依然往下灌。廢水沖走肉團。水花濺起,啪唰,心臟分解,散開的血肉再度聚攏,肉屑變成石膏色的手掌一隻接著一隻接著一隻,手腕全數彈起,向上攀抓。密密麻麻的手腕組成的密密麻麻的漩渦還在旋轉,施力不一的手指各自伸展擴張。

 

  「這就對了,沒錯。」

 

  手指朝上,手腕朝下。

 

  「掠奪也是!蹂躪也是!侵犯也是!恣意而為可是強者的特權啊。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廢水漩渦帶著伸抓的手掌轉進排水孔。手腕一隻接一隻流入排水孔。手腕一隻接一隻被水流沖走。水位下降。青年扶著水槽邊緣慢慢蹲下,轉動個不停的眼珠一直斂著,他不去看手,也不看著鏡子。

 

  「還在逃避嗎?真像膽小鬼該有的作風啊。」

 

  漩渦中心內的黑洞冒出一隻手──其實是兩隻手──其實是一隻大手一隻小手,大手掌心躺著一動也不動的小手腕──母親與兒子的手。

 

  「喂、開玩笑的吧?喂喂,別告訴我你打算去做那個白痴想法啊。」

 

  青年站起來,換成容易施力的站姿,他伸出手。

 

  「不要、不要啊!唯有這件事千萬不要幹啊,住手!別幹傻事,快住手!別啊,算我求你了!」

 

  青年伸出手,拉起母與子的手腕瞬間,手腕化為白骨,骨骼咯答咯答從關節斷裂,骨塊落下又碎成屑,碎屑化成粉,落回漩渦流入洞裡。 

 

  「哈!你看你,就是個沒用的白痴。本大爺就叫你別耍笨了吧哈哈哈!」

 

  沖洗得一乾二淨的水槽裡只剩一枚黑漆漆的出水孔,咕咚咕咚,吞落穢物的消化聲,水管排出汙濁的氣,飽嗝聲裡混雜男人粗魯模糊的咒罵。

  「……偽……偽善者……」

 

  混雜年輕男人的納悶。

  「我們和人類不一樣嗎?我們是饕客,人類是食物,但是除了進食的不同,還有什麼不一樣?」

 

  混雜女孩的疑問。

  「大哥哥是哪邊?」

 

  混雜少女的斥責。

  「說啊!不用為了存活弄得滿手血腥的人類就比較高尚是不是!」

 

  混雜女人的諷刺。

  「你到底在一個人演什麼戲啊?只有你是悲劇?別笑死人了。」

  

                  「一廂情願的笨蛋。」

 

                「孬種。」

 

            「騙子。」

 

       「疑心鬼。」

 

  「雙面人。」

 

         「你是哪邊?」   

 

    「喰種?人類?」

                 「哪邊?人類喰種?選啊。」

 

 

 

  「喰種還是人類?選,選啊!快選!」

 

  非常緩慢,青年閉上眼睛。

  青年睜開眼睛,一點一點地,睜開。

  眼睛朝左看。看往下方。朝上看。眼珠挪到右方。

  眼睛往前看。

  眨眼,往右看,閉眼。青年閉緊眼睛。

  緩緩張開。往上看,往下看。回到前方。

  青年瞪大眼睛。

 

  「放心吧,你會活下去,我會讓你活著的。」

 

  青年還以為,攫住他的是某種爪子,一種毛皮斑斕且優雅兇猛的肉食獸。男人出現在他背後,用雙手壓下他的肩膀,從他身後探出頭,倒掛的臉孔強行橫在他眼前展示……青年閉不了眼睛,視線固定,任由男人垂落的髮流拂過他眼睫。

  「答案已經無關緊要,你的生死,已經不是你能控制的東西了,所以啊──」

 

  (就別自尋煩惱了。)

 

 

 

【  春 冰  】  

 

 

 

  啪嘰。

  薄片破碎。

 

 

 

Fin.

 

 

 

*141018 心中風景。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