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病電波。(等我羞恥心回來了也許會刪吧)

 

起源是當我要去煮麵時茶貼了這位大大的天才發想 

 

然後有兩個笨蛋愛情氾濫「天啊翻車魚好可愛」「你只會講天啊」「總比講『幹啊』好吧」

然後小宇宙出現了潛水員金木大大。

又,

「表演的那種,潛水夫身邊老是繞著一隻翻車魚」「潛水員都跟魟魚或者鯨魚玩好不好這樣翻車魚很可憐欸!」

最後出現了被詛咒變成美人魚的翻車魚王子。

 

(如附圖)

翻車魚王子  

 

( .-. )

「頭部是翻車魚的美人魚習大大」

「不wwwwwwwwwwwwww你很殘酷哎wwwww

 

 

((可能不怎麼好笑的電波愛情故事就這麼展開了。))

    

 

 

  魔物們在最後的戰役被不敗的大巫師全員殲滅後,轉世被詛咒變成翻車魚的翻車魚王子,目前正住在安定區水族館之中。

 

  夜深人靜之時,翻車魚王子才能稍微變回人身,但頭部依舊是翻車魚。

 

  巫師的詛咒是:若王子無法使勇者怦然心動,就無法解除詛咒。

 

 

 

  經歷了漫長的時光,翻車魚王子終於與勇者重逢。

 

  水族館裡的短期約聘工讀生金木同學,正好是王子曾經想要吃掉、最後卻讓他奉獻一切的人類勇者。對王子來說,這樣的巧遇或許是好事,但也是使王子更加絕望的安排……  

 

  「可是有誰會愛上只有身體是男人的翻車魚王子呢,dolore!」

 

  悲嘆自己美貌不再的王子,不敢用醜陋的樣貌接近勇者大大。

 

  曾經引以為傲的臉孔被奪走了,翻車魚王子今晚也爬出水槽悲泣,夜復一夜,王子忠實的僕人海獺君只能在牆角流著淚默默守護王子。無法幫上忙的僕人葉被變成海獺,至今仍憎恨著忘記王子、無法救助王子的勇者。

 

 

 

  有時夜晚巡視的工作人員,會聽到男人的哭聲、還有一隻海獺捧著玫瑰花痛哭,每次都煩惱著究竟該拍照發推還是慘叫疾走,傳聞漸漸傳開,從此水族館就出現了神秘的都市傳說。

 

 

 

  有天,受到動物喜愛的打工仔金木同學,受到忙著約會的陰險現充前輩狗屎錦的陷害,以冷掉的鯛魚燒做代償,不得已在月黑風高的夜裡巡視水族館。

 

 

 

  當首次值大夜班來臨,金木同學帶著手電筒,忐忑不安地走在館內便道。

 

  啪搭、啪搭、啪搭……

 

  異樣的潮濕步伐,在理論上應該沒有任何人在的水族館內迴響。

 

 

 

  到底是什麼?

 

  是小偷嗎?其他工作人員?還是沒有離開館內的客人?或者是什麼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

 

  即使金木試圖拉開距離,那個腳步聲,卻仍能維持同樣的速率追上來……

 

  「這樣下去不行…」

 

  快被自己腦內恐怖妄想給折騰爆炸的金木同學,終於鼓起勇氣回頭。

 

 

 

  也許是估量到金木的打算,腳步聲也跟著,停了。

 

  金木吞嚥一口口水,深呼吸,舉起手電筒轉頭一照──眼前是一具滑溜溜的赤裸男體正朝自己全裸著奔馳而來啊啊啊啊啊。

 

 

 

  金木同學昏倒了。

 

  事實上,是被王子忠實的僕人--被從天而降的海獺給砸暈了。

 

 

 

  幽幽轉醒的金木同學發現自己正處在員工休息室,但是沒有開燈,只能從窗外透入的些許光線判斷,他的身上還蓋著濕答答的棉……不是棉被,是海草。

 

  「這個臭味跟觸感…是館內的海草」

 

  一片黑暗之中金木君想著:大事不妙啊,必須趕在上司發現前把海草種回去。

 

 

 

  「金、金木君?你……你還好嗎…R U OK?」

 

  一道陌生聲音在打工仔金木君的耳邊響起,儘管發音有些微妙,是相當好聽的男聲,雖然能聽出說話者的害怕緊張與猶豫,卻讓金木產生不可思議的親近感。

 

  「沒什麼,呃……頭有點暈……有點冷,而且……」

 

  而且海藻好臭。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這種抱怨如果被同事聽見就糟糕惹。

 

  「I’m sorry……為了掩護太過激動的我,我的僕人襲擊了你,實在相當抱歉……」

 

 

 

  「我的話沒關係,不過已經閉館了……出現在這裡不太好。」

 

  從男子的談吐,金木同學可以感受到對方是富有知性且禮儀週到的人。

 

  我認識這樣的人嗎?金木疑惑著。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

 

 

 

  「so sad……」

 

  「變成這身可悲的姿態,還給你添麻煩,我已墮落到這個地步了嗎……」

 

  男子的聲音有種說不出來的悲傷。

 

  「如果是問為什麼知道金木君的名字,是因為,這是命運。」

 

  「從很久以前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在注視著你啊。」

 

 

 

  意義完全不明白。

 

  打工仔唯一可以理解的是,說話的人情感相當真摯。

 

  「我這邊倒是無所謂,接下來也是我值夜班,所以損害的問題……」

 

  向難過的人索要賠償好像不太對。

 

  金木乾笑著拉掉身上的海藻:「總之,如果你有困難的話,我們再一起想想辦法吧。」

 

 

 

  「啊!是真的嗎!」

 

  對方喜出望外之後,似乎哭了起來。

 

  「我一直想跟金木君談一談,真是太好了……能像現在這樣談話,真是……très bon(太好了)……」

 

  

 

  習慣為人著想的金木趕緊避開話題:「在閉館的水族館夜遊不太好喔,你看,電源都關掉了很黑吧?啊、對了,我來開個燈吧──」

 

  「不!!!只有這個!!!請你千萬別這樣!!!」

 

  淒厲的叫喊嚇得金木差點跌倒。

 

  「不要這樣……別看我……我已經無處可去了」

 

  

 

  陌生男子的悲鳴觸動金木同學的心,也許這個人是有什麼苦衷吧。

 

  心底深處,寂寞的部分正在因為共鳴而微微顫動。

 

  這個人感覺上不是什麼想做壞事的竊賊。

 

  雖然變態變態的,但男性裸奔還在可以容忍的範圍。

 

  把對方當成因為某些原因而必須躲在水族館的怪人後,金木默許了陌生男子潛入夜間水族館,漸漸地習慣與裸奔男在熄燈的水族館裡聊天的每一夜。

 

 

 

  兼差大學生金木,與神秘濕答答男就開始了黑暗中的友誼。

 

 

 

  奄奄一息的翻車魚王子終於恢復活力惹!

 

  小海獺雖然對勇者大大仍然不滿,但只要王子過得高興,他也跟著高興。

 

 

 

  「這樣就滿足了?」

 

  這輩子變成鯨鯊的鄰國魔物公主,看上去卻不是那麼開心,她緩緩遊近翻車魚。

 

  「一直這樣下去,你認為有可能嗎?」

 

 

 

  「妳也祝福我嗎神代小姐!」翻車魚愉快地跳了隻曼波舞。

 

  「像!像是現在這樣與金木君談話我已經夠#$!#$@$#@%(太興奮而口齒不清無法辨認)了!!!!!!!」

 

  「哦,是嗎?我沒意見,你開心就好。」鯨鯊緩緩遊開了。

 

 

 

  但是幸福的時刻是短暫的。

 

  某一天,水族館毫無預警地換成CCG財團接管,換過來的新館長,是著名的海洋生物訓練師有馬大大,館內人手備大量換成CCG,有馬大大所到之處莫不引起海洋生物的哀號與人類的讚嘆。

 

  翻車魚認出來了,這個男人,正是上輩子把自己變成翻車魚的人類王國御用巫師。

 

 

 

  翻車魚王子的噩耗還不僅如此。

 

  有馬訓練師認為金木打工仔很有天份,可以繼承自己的衣缽,CCG願意全額資助金木同學的大學學費,包吃包住還提供優渥獎金,條件是金木研同學必須成為海洋生物訓練師&從現在起去國外深造接受兩年訓練。

 

 

 

  「也許月山先生很難相信。」

 

  金木同學說起這件事的語氣裡充滿憧憬。

 

  「小時候我曾溺水一次,那時救我的就是有馬先生……我很尊敬他。」

 

 

 

  難不成?!

 

  翻車魚王子五味雜陳。

 

  難不成,金木君說的是我從淺海被抓走的那時候嗎?

 

 

 

  話說從前,那時正是在海裡逡巡了十三年的翻車魚王子,終於找到好久不見的勇者,太過興奮腦充血而失去理智,忍不住想把勇者擄回自己國家公證結婚的那時候。

 

  但是十歲小孩是不能結婚的!

 

  冷靜後的翻車魚王子痛心疾首地頓悟,而且國家也不在了。

 

  駝著小小勇者開始冰涼的身軀,王子後悔不已。

 

  他還忘記勇者是人類,沒辦法在海裡生活,一時的激情差點害死勇者──也就是在那時候,翻車魚王子被CCG漁船捕獲,後來給CCG賣到安定區水族館。

 

 

 

  原來那時,是巫師救走了勇者。

 

  而王子也成為水族館裡的翻車魚王子,開始成天撞牆病懨懨生活。

 

 

 

  另外,有馬大大還決定把這間水族館歇業。

 

  「這些魔……這些海洋生物還是分送到世界各地比較好。」

 

  有馬總裁這麼指示,似乎想要徹底截斷王子恢復身體的可能性。

 

  顯然地,巫師還有前世的記憶。

 

 

 

  到底該不該告訴勇者以前的事呢?

 

  這天,翻車魚王子趁著金木大大準備期末考,打工暫時休息,他召開海洋生物會議。

 

  「讓老子咬死那個狗屁搜查官!」這是白鯊傑森。

 

  「跟隨壁虎大哥一起!!!」愛哭鬼魟魚。

 

  「呵,是我聽錯嗎?怎麼有笨蛋連死了都在做夢話?」鯨鯊魔女。

 

  「我提議暗殺館內人員,恢復月山王國榮光。」海獺的意見被大家無視掉。

 

 

 

  雖然都是前魔物,但本來就不是同一個國家,大家總是七零八落地鬥嘴,沒有人能解決王子的煩惱。

 

  最能安慰王子的反而是一直以來都在針鋒相對的海豚。

 

  海豚說:「至少,去向他道別吧。」

 

  與翻車魚王子一樣,曾經與勇者熟識的魔物少女,被變成一隻美麗的海豚──但這個樣子也無法把「我喜歡你」這件事傳達給現在的勇者。

 

  「這是我不能辦到,而你卻可以的事。」

 

  海豚用尾巴拍起大量泡沫,在水恢復清澈以前游開,翻車魚看著不甚清楚的前方,目送與自己一樣有著苦衷的少女身影離去。

 

 

 

  年末將至,金木同學必須給出答覆的日子終於要來了。

 

  今天晚上已經是最後的機會,恐怕也是這輩子的最後一面吧。

 

 

 

  「果然還是國外的教育比較適合優秀的金木君。這麼一來,金木君就不用像現在這樣,白天上課、晚上工作,假日還要幫同學寫作業賺零用錢……金木君簡直是現代仙杜瑞拉!真想擁抱這樣的你啊!」

 

  翻車魚王子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劈哩啪拉說著,只是想儘量聽聽勇者大大的聲音。

 

 

 

  「到這時候還在為我著想,月山先生真是溫柔的人呢……有馬先生的提議實在很吸引人。」

 

  金木同學這麼回答時可能是笑著的。

 

  天氣已經變冷,不能開暖氣的現在,貧窮工讀生一直往手中吹氣。

 

  「可是這麼一來,我們就要就此分別了。沒辦法讓月山先生安心地見我一面,實在很可惜。」

 

 

 

  果然還是要走嗎?

 

  翻車魚王子沒有哭,因為魚是沒有淚腺的。

 

  「並不是討厭金木君才不願意與你見面的……」

 

  至少在這個時候,要為他畫下一個完美的收尾才對。

 

  翻車魚王子強打精神,思索該用什麼話來告別心愛的勇者大人。

 

 

 

  「你那個願望,由我來為你實現。」

 

  有馬大大冷靜的聲音突然響起,原來他一直知道金木與月山會在閉館的水族館聊天。

 

  「你就好好看著你的朋友,然後做出決定吧。」

 

 

 

  接著,水族館燈光大亮

 

  翻車魚王子的聲帶發出無法詮釋為言語的悲鳴。

 

  出現在金木君面前的,是圍著海草內褲的裸體男,與初次見面的模樣一樣妨礙風化,令人驚奇的是,裸男頭部以上竟是皮膚粗糙的醜八怪翻車魚。

 

  (「全裸出現在金木君眼前太失禮了!!!」by 王子殿下)

 

 

 

  金木嚇呆了,翻車魚男發出怪異的叫聲,推開金木拔腿跑走。

 

  躲在一旁偷看的海獺君氣瘋了,有馬大大依然一臉高貴冷艷,呲牙咧嘴地撲向有馬的海獺也被他輕鬆抓住,接著把海獺用手臂夾在自己胸口,空出的手則順著小動物炸開的毛。

 

  「答覆呢?」

 

  有馬大大用平常那樣的冷冽目光看向金木。

 

 

 

  打工仔金木同學沒有回答偶像,他跟在魚頭裸男後面跑出去。

 

  翻車魚躲回自己的水槽裡,傷心的翻車魚王子一沾到水,身體中人的部分就鹽巴灑進水中那樣融化了,全身只剩下魚的部分。

 

  可是,連魚的部分也逐漸縮小,他變得好小好小,翻車魚沒有呼吸,慢慢地就不再浮起、一聲不響地,縮成一團的翻車魚墜入坑坑巴巴的底部不見了。

 

 

 

  金木君放下掃把,接著脫掉鞋子,二話不說,立即縱身躍入水槽。

 

 

 

  水槽裡的海洋生物紛紛圍過來,魚群似乎都很高興,卻沒有任何一隻魚去阻礙他。

 

  海豚優雅地繞在金木身旁,金木能感到海豚有話對自己說。順著海豚的指引,金木在珊瑚中間,發現一點也不起眼、像石頭一樣粗糙,顏色是骯髒灰色的小小翻車魚。

 

  金木謹慎地捧起它,然後把翻車魚用一隻手捂在胸口,在肺裡空氣用完前,努力地往水面游出。

 

 

 

  金木用衣服擦乾翻車魚,卻還是有水珠從翻車魚平平醜醜的小眼睛滲出。

 

  啊,原來月山先生在哭啊。

 

  金木這麼感慨著,接著轉頭對他的偶像有馬大大說:

 

  「謝謝你,有馬先生,以前跟現在都非常謝謝你……可是我不在的話,會讓這個人很傷心的」

 

 

 

  「即使那是怪物?」有馬的聲音還是像新聞主播一樣缺乏起伏

 

  「那不重要。」

 

  「即使怪物想要吃掉你?」

 

  「這麼嘛,這個就困擾了……」

 

  金木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還想要相處得更久,那樣的話,我會保護自己的。」

 

 

 

  「所以請睜開眼睛吧,月山先生。」

 

  毫不嫌棄翻車魚的醜陋與腥臭,金木輕輕吻上牠浮腫的灰白眼皮。

 

 

 

  翻車魚王子顫抖著睜開滿是淚水的眼睛,不敢相信金木正用複雜的微笑看著自己,他不可置信地觸摸他,金木的肌膚是溫熱的,而且──王子向勇者金木伸出的是手指、不是鰭,自己已經重新長出手和腳,視線被某種物體阻擋,是濕漉漉的瀏海黏在額際。

 

  「金木君……又是我的幻覺嗎?」

 

  是人類的……臉?

 

  翻車魚不停摸著自己臉部的輪廓。

 

 

 

  「這麼嘛,說不定是那樣呢……」

 

  金木還是像之前那樣,不太有自信、有點害羞地笑著。

 

  「但是我就在這裡,不會再去很遠的地方,所以月山先生就請別哭泣了」

 

 

 

  「這就是你的回答嗎?」

 

  向他們走近的有馬點下頭,「那麼,我明白了。」

 

 

 

  接著一聲砰然巨響,發生爆破。

 

  水槽裡所有玻璃都破了,被巫師變成海洋生物的大家都恢復成原本的樣子了。(P.S. 全裸(包括翻車魚王子))

 

 

 

  其實,大巫師有馬大大是「害怕兒子被酒家女搶走隨便玩一玩就被拋棄」的老母親心情,所以才在勇者戰死後對魔物們下詛咒,懷著「兒子的初戀要謹慎一點」考驗兩人的意志。

 

  「當然,想不起來也沒關係。」by有馬大大

 

 

 

  最後,還是被CCG全額資助學費的金木同學與海洋生物們,在沒有海洋生物的海生館裡經營起城市水上樂園、過著吵雜忙碌的快樂每一天。

 

 

 

 

 

 

 

(伊!恩!低!)

 

 

 

 

 

 

 

 

 

三小時+N就這樣過去了麵也腫了湯也涼了我竟然沒吃到湯圓。

 

 

 

「你為啥寫個腦洞變成碼文了???連背景都設定好了」

 

「煮麵時想的,我也不知道我幹麼如此謎之認真」

 

 ↑中間經歷了煮到一半瓦斯爐沒瓦斯,只好用煮火鍋的小爐子繼續煮麵。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就讓我繼續匿名吧
  • 太好看了求不刪!!!明明從頭笑到尾看到最後卻覺得心中出現謎之感動
    利世小姐好帥。看的時候一直在想像月山先生頂著翻車魚的頭在水族館裸奔的樣子(黑漆漆走廊反射水族箱裡面的光芒意外有點帥又有點拙ww
  • 謝謝喔,無敵神跳tone的怪怪東西XDDDDDD
    真的利世小姐好帥…!
    有機會的話真想多寫寫她,我對她的喜愛僅次於金木與月山,強大又性感,好想被利世小姐吃掉啊可惜我不是男性~~~
    海藻內褲是偷TG高校的梗(四方同學忘記帶泳褲)
    如果真的目睹到翻車魚裸奔鐵定會相當震撼吧……

    P.S.雖然繼續匿名也沒關係但是有名字比較好稱呼啊匿名君,這樣好浪漫哦,好像長腿叔叔(???)……(顫抖伸手)

    流動 於 2015/01/27 17: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