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食桌 】

 

 

 

  彷彿剛結束一段相當漫長的旅途。

  非常漫長,長得他曾以為永遠沒有返程的一天,但他最終還是到家了。

 

  男子輕輕睜開眼睛,輕得連灰塵也不會驚擾,然而陪他歷經所有夢境、積累在眼底的淚液卻因他的動作滾出眼睫,水滴滑過眼尾流入耳廓,最後被皮膚吸收,回到他的體內繼續一起活下去。他在夢中與許多人道別,許多許多人,多得無法一一告別,「再見。」懷著某種難以分辨的愧疚,他朝那些也許還能再見面以及永遠不能再見的人說,再見。男子在心底又說了一聲。

  他傾身按掉正要作響的鬧鐘接著離開床鋪。

  那些人──那些他曾道別或來不及告別的人裡,有許多曾幫助過他的人,也有被他幫助的,他曾經以為自己孑然一身。男子拾起披在椅背的外套,接著穿上它。可是實際上,只依靠自己的話,他是無法獨自走到這裡的。為了不被掠奪而去掠奪是永遠無法結束的死迴圈。會被搶走的東西只好好保護好就行了,被搶走的話只要找回來就好了,遺忘的話就再想起來,握住的手鬆開的話就再次牽起來……如果這種事能早一點、再早一點點發現的話就好了。

  餽贈與接受。憧憬與背棄。傷害與受傷。邂逅與分離。追求與猜疑。搶奪與喪失與守護、遺失的話就去尋找,全部都……

  「還沒結束,還會繼續下去的吧?」

  他忍不住對鏡子中,無法再變成紅色的左眼微笑。

 

  『不去進食就會被吃』這句話某些層面是對的,但這並不是唯一解,選擇題無法解決世上所有疑問──他明白這件事,已經是距離一個人在夜裡倒算減法很久很久之後的事了。

  況且,他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

 

  料峭微寒的春天清晨最適合熱騰騰的早餐。

  男人準備沖咖啡,熱水瓶正在重新沸騰,他把自己與同居者的瓷杯放到烘碗機溫熱,從冷藏室拿出食材時,他聽見開門聲──會『咿呀』開闔的只有寢室的木門,那是同居者從舊家搬來的老木板。

  「這是我從小睡到大的床架,雖然上年紀了依然美麗如昔!離開它我會睡不著的!」

  因為那個人如此主張,那張大得不像樣的木版就重新改造成這間屋子所有的門……但,這也已經是數年前的事情。

  時光疾行。

  「必須找時間對門軸上油才行呢……」

  就連冰箱也是舊款式,他眼神柔和地關上不怎麼省電、引擎轟轟,只有冷度依舊還算耐用這項優點的老冰箱。

 

 

 

  等那個人出現在飯廳,已經是將近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男子不僅完成早餐的準備、吃完自己那份早餐,還把早報讀完大半。

  「Buongiorno,真是美好的早晨,與你共度的每一天都美好得令人沉醉哪!」

  「別說傻話了,早飯都冷了。」

  儘管自己也有同樣感觸,身為煮飯的人,眼睜睜看著自己做的食物冷卻,心中還是有幾句埋怨。他為那個人倒了滿滿一杯咖啡,接著離席,去重新加熱對方的早飯。

  「哦,芳醇……」

  那個人雙手捧著馬克杯,發出無論看幾次都很有趣的誇張讚嘆。

  他悄悄藉著轉身拿盤子的機會偷覷那個人滿足的神情。

  「可是,可是你的份?該不會……該不會是那個該不會吧?」

  「我吃完了。」

  接著那個人如他所料,先是喊叫他的名字,然後緊緊掩著面淒慘哀號,就連抱怨的台詞也如他預期的戲劇化。

  「何等哀傷、何等遺憾……請容我提問,愛人啊,為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你沒有等待我?我是這麼期待與你共處的每一刻!」

  「原本可以的,如果你沒睡回去的話。」他回頭說。

 

  「噢……你的早餐是什麼?」

  一旦情況不利於自己,便抹乾淚水,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樣子回到座位。

  因為實在太好捉摸,反而沒什麼成就感,把食物起鍋的同時,男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培根吐司與榨柳橙汁……這次也要把味道說給你聽嗎?」

  「謝謝你的溫柔,今天不用了,比起這個我更期待我的早飯!什麼?會是什麼?」

 

  「這個嘛──」

  關閉爐火與抽油煙機,把盤子端上餐桌,男子對同居者曖昧地笑了笑。

  「不妨請美食家您親自確認?」

 

  躺在純白骨瓷中的灰白肉塊沒有任何裝飾,也沒有調味,看上去並未經過特殊處理,只是一片用肉體油脂稍微乾煎的薄薄肉塊,色與香皆不具備,太過普通、普通到令人心生無趣的程度。

  但是那個人依然謹慎地執起刀叉,禮儀端莊,優雅而流暢地分割肉塊,切下一小角以後送入口中。

  即使自己對餐點便宜行事,想必那個人也會讚賞不已吧?但是……

  他脫掉烹飪圍裙,坐到那個人對面,眼睛則全神貫注地觀察對方的表情。

 

  剛入口時有些驚訝,然後那個人抿緊嘴唇咀嚼,咀嚼得非常久,才聽到那個人的吞嚥聲──是真正認為食物美味,他如此判定,並因此安心。

  食物落入食道後,那個人雙眼放亮,像追逐未知之解的科學家一樣,抓住他的手腕急切詢問。

  「好吃,真好吃!這是什麼?什麼東西?還有嗎?還能吃到嗎?」

 

  男子微笑,吐出預備良久的答案:「我的心。」

 

  大概沒料到會得到這種答案吧,那個人安靜下來。

  不只是言語上的安靜,那個人放鬆脊背,連眼神、呼吸都一併沉寂,靜得他擔心對方的心跳有沒有好好地持續。並且安靜得太久,太久了,久得男子以為自己已經等過幾世紀。

  在他懷疑自己成為化石,並且對方也化做化石之際,那個人終於再度開口。

  「那麼……」

  那個人微涼的手掌貼到他的胸口,噗通噗通,必須把這份熱度感染給那個人才行,他想,他從那個人身上學習到的東西,必須還回去才行。也許是因為他這麼期望,男子感到自己胸中的搏動被鼓舞得更為激烈。

  「那麼,現在跳動的是什麼?」

 

  他深深看了低眸向自己尋求解答的那個人一眼,接著別開眼睛,一一掃過面前這些與對方共同生活所產生的軌跡,視線最後又落回那個人的眼眸裡。

  男子聽見自己的聲音,聲音如此回應。

  

  「你的心。」

 

 

 

Fin.

 

*150309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新文上架太令人開心了~
    希望之後有更多文章可以看(搖小旗子)。
    說起來,大大的用詞的方式、畫面感以及氛圍,sometime會令我聯想到日本文學呢~!!
  • 謝謝您的肯定!
    不過可以的話,請別叫我大大叫流動就好,因為不是大大卻被叫大大會讓我大大地尷尬與害羞囧(饒舌
    可能是因為我幾乎只看日本翻譯小說的緣故?
    能讓讀者這樣覺得,真是太好了XDD

    流動 於 2015/04/11 0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