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again,〈澱積物〉的前一晚,沒能放進去的番外。

 

日常生活

 

 

 

  「決定了?」

  「算是吧,你要吃什麼?我去點?想把大鈔找開。」

  「我點,便當錢還沒還你。你呢?」

  「嗯……山藥梅子冷烏龍好了。」

  「真罕見啊。」

  雙手搭在牛仔褲口袋的爆豪從座位上站起來,他離席以後,坐在對面的轟視野開闊不少。

  判斷爆豪應該不用飲料,轟從自助區的冷飲壺倒來一杯冰麥茶,店內坐滿正在用餐或等待用餐的客人,學生、小家庭、上班族,時間再晚一點則是體力勞動工作者,這家食堂食物並不特別可口,價位中等,客人這麼多純粹是地段好,加上被部落客撰文推薦過幾次而已,而且……轟喝一口麥茶,用點頭回應幾個座位以外同事的揮手招呼,而且離英雄宿舍很近。

 

  「紫外線在安全值內,外出請攜帶雨具,各地氣溫與降雨機率稍後為您──」

  冷靜明晰的嗓音穿透雜音,一句純粹在解釋狀態的訴說吸引轟的注意。電視正在播報氣象報導。本周天氣概況已經從報紙與車上廣播知道個大概,轟很快就失去興趣,播報內容淹沒在細碎的交談聲中,唯有曾改編成兒歌的鋼琴樂曲依稀能聽見。

 

  「明天是雨天啊,麻煩。」

  把中斷的氣象繼續報導下去的是爆豪,他帶著鋁罐汽水回來,「喀」地一聲扯開易開罐拉環。

  「降雨機率95%,早晚溫差大,夜間雷雨可能降冰雹……哦,衣服改天再洗比較好吧……」

  比起說給誰聽,盯著電視螢幕的爆豪更像在自言自語,他的聲音完全蓋掉音樂,旁人全化為形體不明的模糊嘈雜,轟邊聽著,默默把還剩半杯的麥茶推到七味粉旁邊去。

  爆豪忽然轉頭:「我以為你肯定會點蕎麥麵。」

  「喜歡也沒必要天天吃吧。」

  「喜歡就吃啊,一直吃喜歡的東西有什麼不對。」

  「你點什麼?」

  「地獄麻辣拉麵加兩片叉燒。」

  「又是地獄系列?真有你的風格。」

  「切,還用得你著說嗎?本大爺就是本大爺!」

 

  事務所的同事們離席,看起來是吃飽了準備去結帳,他們繞到轟與爆豪的桌子旁,與轟確認幾項工作上的問題,簡明扼要地溝通過後,談話很快就結束。事務所不同、對來者也不感興趣的爆豪在旁邊滑著平板電腦,在轟的同事離開後,頭也不抬地朝喝著麥茶的轟拋出一句。

  「喂、洗衣粉快用完了,去買。明天買回來。」

  「不行,明天的行程到深夜,看狀況也許不回去。」

  「不就是巡迴演習?意外的費事啊。」

  「算是吧,場所會移動,要換幾個地方。」

  「無聊。」

  爆豪挑釁般的話並不是真的在找碴,因為明白這點,轟沒把話題繼續接下去,握著見底的茶杯再去倒一杯麥茶,回來時電視畫面已經切成卡通頻道,大概是哪個帶著孩子的客人借了遙控器轉台。爆豪還在玩遊戲,似乎正要進入重要關卡,看上去比平常格外專心。轟凝視他一下,不過一秒的時間,眼神就挪向色彩繽紛的電視螢幕上。

  幹麼?爆豪說,說話時依舊頭也不抬,擊破敵人的遊戲音效劈哩啪啦響起,帶著一定規律,旋律近似於爆豪喜歡的樂團新歌,他是算準時機、在有意識地進行的。

  轟還是盯著電視螢幕看,總是沒什麼表情的關係,側臉看起來相當專注。

  發現這是兒時看過的、重播過無數次的節目,接下來的劇情與前後幾集發展都記得非常清楚,讓主人公痛苦不已的煩惱,竟然只是一層玻璃外的路人甲喝茶配飯的佐料。一股無以名狀的哀傷與空氣一起,從體內深處升起。

  「能聽我說嗎?」雖然這麼說,轟還是盯著電視看得目不轉睛。

  「在聽。」爆豪也沒有停下電動的打算。

 

  考慮著該怎麼開口而躊躇了幾天,想了又想,轟想著還是什麼都不想可能比較容易講。  

  「我……有點焦慮,其中一個行程在遊樂園,那裡……那種地方我從來沒有去過。」

  「應該怎麼做比較好?該說什麼才好?要帶著怎樣的表情?」

  原本以為會被爆豪白眼:「你哪有什麼表情」,沒想到唯一的聽眾還是打著遊戲,持續擊破敵人持續過關,只是遊戲音效沒有先前響得那麼規律。

  「有一次,曾經有個能去的機會,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家曾經要去,就那次,車都開到門口了,可以看見巨大的摩天輪……後來臨時取消了,我……」

  「抱歉說了奇怪的事,忘了吧。」

  節目進了廣告,轟還是盯著電視螢幕看,眼神銳利得像是在零食廣告的糖漿下瞅出那齣卡通的主角。明明過關卻狠狠啐了一聲,關掉遊戲的爆豪瞪過來,眼神不屑,雖然成年後稍微收斂一點,讓人差點遺忘學生時代的他總是如此暴躁張狂。

 

  「喂半臉混帳,這一點都不像你,陰沉到長菇!搞得老子沒食慾啦去死!」

 

  「我?」

  卡通主角與夥伴分離,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轟表情不變,黑色那隻眼睛依舊是黑的,孔雀石色的左眼卻暗了下去,瞳孔中的洞穴益發深沉。

  「『我』應該是什麼樣子?」

 

  「更讓我中意的樣子。」

  托著下巴的爆豪盯著轟,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讓傻眼的轟放棄吐槽。

  「沒去過又怎樣?去玩一趟就行啦,下週有休假吧你。」

  「說到底也沒什麼特別的,一群笨蛋聚在一起大笑,這種愚蠢的模樣到哪裡都差不多吧。看,你背後那對帶著小鬼的夫婦,那家人簡直是傻瓜教科書。」

  「摩天輪很蠢,鬼屋也很蠢,旋轉木馬更是蠢得不行……嘛,雲霄飛車倒是還過得去,還是自由落體比較有趣。」

 

  爆豪的話是轟不曾考慮過的盲點,他瞥過對方一眼,問完問題視線又回到電視上面。現在正是主角的關鍵時刻。

  「一個人也可以去?」

  「廢話。不然兩個大男人去迪士尼多噁心,動動腦子想想吧呆子。」

 

  不,沒人說找你去。

  默默想著的轟清出桌面,面貌和藹的大嬸端來兩人的餐點,轟發現自己的烏龍麵裡多了顆半熟蛋,爆豪的拉麵則是加倍筍乾,知道兩人職業的老闆娘笑容可掬,對熟客說儘管吃多吃點,不夠的話再拿著碗去後場給她加麵。轟點了點頭說謝謝,爆豪也規規矩矩地道謝。  

  轟還默默看著電視,直到片尾曲響起,他才越過爆豪的手去拿取筷子,飄散濃濃蒜香的拉麵還是霧氣蒸騰,但是已經被爆豪吃掉三分之一。

  雖然是很久以前與母親一起觀看的節目,如今聽見片尾曲依然耳熟能詳,轟歛下眼睛,搆來自己那碗冷烏龍麵,愣了一下,才想到還沒回應爆豪的建議。

  「是這樣嗎?」

  他偏著頭答:「感覺不壞。」

 

  「這禮拜跟下禮拜都不行。」

  爆豪勝己突然沒頭沒腦地說話,轟沒反應過來,只是忽略這句話繼續往自己碗裡滴鰹魚醬油。

  「下下禮拜我要爬山,把你下個月第一個休假空下來。」

  「喂!聽見沒有,給我看你的行事曆,馬上!」

  

  「幹麼?」

  轟用筷子戳破蛋黃,告訴爆豪他沒把手機帶在身上。

 

  「不是兒童樂園而是迪士尼的話……勉強可以跟你去,兩個人比較好排隊吧。」

 

  能夠吐槽的地方太多了,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

  放下筷子,轟有點為難地問:「不噁心?」

 

  「閉嘴吃你的麵白痴!」

  低頭吸吮麵條的爆豪把表情隱藏起來,電視現在的畫面,是這個卡通的下回預告,轟眨著眼睛看向電視裡忍著淚水、拼命不哭出來的主角。

  我知道你以後會遇上什麼。

  你的難關很快就能解決,但痛苦的事,還有很多。

  還會遇到更不講理的難關、還有更加殘酷的人存在、挫折與苦難都不會停止,但是……但是也不總是如此。

 

  加油,不要放棄,加油。轟在心中對著主角說。

  會有能夠理解你的人出現,會有願意幫助你的人來到,雖然他們也會離開,必須做好一直與誰告別的準備,但你不會永遠獨自一個人,也會有值得開心的事發生。

  

  轟夾起麵條,張開嘴巴:「我開動了。」

 

 

 

Fin.

 

 

 

流動*150501 最後他們跟A班的同學一起去迪╳尼開同學會。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