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幫漿果打達CWT39的《奶油貓悖論》插花。

 

 

  剛剛的準點鐘聲是敲了十下?還是十一下?

  回過神王杰希才發現嘩啦嘩啦沖進馬克杯的熱水已經漸漸淹近杯緣,熱水表面飄浮一層三合一咖啡粉特有的混濁浮渣,黏稠濃郁,讓他聯想到培養菌類的營養液。

  嘛、不論是十點還是十一點,差異的意義,都只意味他的睡眠時間又被研究無情地剝削掉一小時。而且沒有加班費。究竟天亮以前進度可以推到什麼程度呢……這是個值得沉思的爛問題。

  王杰希邊攪拌咖啡,邊踱步走回研究室,水倒得太滿了些,為了不讓飲料濺出杯外,每一步都必須走得小心翼翼。

  怪哉。他發現離開前關上的門現在是敞開著的,大概警衛剛剛來過?

  進門前,王杰希啜一口淡而無味的熱飲,落入胃袋的暖意稍微緩解長期加班累積下來的睏乏,飲料的熱氣卻使他的膠框眼鏡蒙上一層白霧。辦公室的燈已經熄得差不多,剩下寥寥幾盞燈光,照明效果不怎麼優良,霧茫茫的鏡片更使王杰希的視野更受影響。王杰希把杯子放在桌上,接著隨手抽一張衛生紙,取下眼鏡、正打算擦拭乾淨的時候,他直覺有什麼不對勁的事要發生了。

  「喲喔……你現在看得見我了!」

  毫無預警的聲音干擾了王杰希的思緒,他立刻放下手邊事務抬頭張望,昂首的動作機敏得像匹牡鹿,動作時,他考慮著研究室應該只剩自己才對,而用眼睛確認的結果──的確是沒有人。

  為了謹慎起見,王杰希仍然小心地逡巡一圈研究室。

 

  沒有人,真的沒人。

  嗯,沒錯。除了王杰希自己與桌邊一盆蝴蝶蘭,他能肯定周圍十公尺沒有其他可活動生命體。

  鐵定是自己幻聽,剛做出結論,王杰希卻又聽到一陣嘆息。

  「唉,看不見就當不存在可不行啊?」

  是成年男子的聲音,聲音不大,卻有一股故意讓人聽見悄悄話的刻意感。

  該不會,這正是所謂的超自然現象──俗稱靈異事件?

 

  不……不不不不,身為一個科學專業的文明人,怎麼能夠折服在這種地方!

  怪力亂神的什麼什麼什麼,怎麼可能出現在學校、這個神聖的學習殿堂!

 

  「看這裡!」

  然而聲音持續著,祈使句倒是用得挺理所當然。

 

  「欸?哎不對,不是不是再左邊一點啊──下面下面!」

 

  「不是叫你看水槽,再左邊、再左一點……對了對了,這就對了!」

 

  超自然現象,真的是超自然現象。

  全身陷入僵直狀態……不對是僵硬的王杰希,開始懷疑研究室的水槽是不是通往霍格華茲的隱藏入口。

 

  日光燈沒有像鬼片場景一樣變得忽明忽暗,依然單調而平板地放射白光,燈光聚集點是一架使用到一半的顯微鏡,臺座的影子打在桌上,與以往一樣又濃又重,此時看起來卻有股說不出的詭異。

 

  男聲又呼喚道:「老王啊,還不快過來?」

  真的要坐上去嗎?

  顯微鏡前又有什麼鬼東西?

  冷靜,必須保持冷靜。王杰希鎮定地擦亮眼鏡,眼睛眨了又眨,認真評估起:丟下研究直接回家後隔天所面對的教授,與不可思議的超自然力量相比,究竟哪個比較不可理喻……

  「Come on大眼boy,還等什麼?青春不待人啊!」

  ……康什康,boy都不boy了!

  衝著這股欠扁的煩躁感,王大眼……不對王杰希猶豫再三,還是順著不明聲音的指示,坐到實驗台位置前。

  該不會顯微鏡可以通未來知古今吧?沒聽說過這種事啊。

  這時候魔法顯微鏡的用法跟之前一樣用單眼看嗎?

  該用左眼看?還是右眼?

  考慮了下,王杰希決定小心為上,他保持一點距離,用雙眼的視點遠遠地往顯微鏡內望一眼。

 

  從學校生態池曲來的池水玻片擠滿各種微生物,密集程度肯定能讓密集恐懼症者哭爹喊娘,然而一大片半透明小生物之中,只有一隻畫風特別不對勁……有隻草履蟲特別綠、特別清晰,身體幾乎是不透明的,身體的細胞紋路看上去像是一張2D卡通畫出來的臉──死魚眼與懶散嘴角組合起來的表情,真是謎之欠扁。

  「哥還想著會看到大眼還是小眼,沒想到是一雙大小眼。」

  說話了!草履蟲竟然說話了!

  雖然剛才還想著表情紋路會不會是神經過敏產生的錯覺,但,出聲時草履蟲的嘴在動,那的的確確就是一張臉!

  「你是什麼東西?」

  如果這一切不是太過疲憊而產生出的幻想,那麼,會說話的擬似草履蟲肯定是生物史上的一大發現。

  「看不就知道是微生物?看不出來我是一隻活潑可愛的草履蟲嗎?」

  草履蟲說著說著還揚高眉毛,神情十足十地令人燃起殺意。

  「……這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你不是科學家嗎?」

  抱著胸的王杰希一時啞口無言。

  「自我介紹就免了,哥知道你是王大眼。」

  「……不是那個名字,你認錯人了。」

  「你可以叫我葉修。」

  草履蟲也有名字?難道不是野生而是家養的?

  「大眼啊,我們同在屋簷下,就讓我們友好相處吧。」

  

  不知道為什麼,王杰希現在已經可以冷靜面對這個莫名奇妙的情境了,他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端來馬克杯,不再冒煙的三合一咖啡依然難喝,王杰希想,是時候拿出身為研究人員的專業素質了。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我沒有那份空閒相信這種不科學的事。」

  他說得很認真,草履蟲卻打哈欠給他看。

  「那麼魔法學校有比較科學嗎?醒醒啊大眼,你已經錯過霍格華茲的入學年紀了。」

  什麼,這隻草履蟲……竟然還能讀心!

  「沒錯,機智吧。不用欽佩哥,哥只是個傳說。」

  好想回家……王杰希從沒有如此想念他的日常生活過。

  「呵呵。」

 

  「真不想當人……」

  想到落後的研究進度,王杰希不住嘆氣,沒想到自稱葉修的草履蟲竟然雙眼放亮,神采奕奕地動起來。

  「哦,是真心那樣想的嗎?可以啊。」

  怎麼想怎麼可疑,但王杰希還是半信半疑地問:「你說真的?」

  草履蟲看上去相當有自信。

  「呵,真拿你沒辦法,就傳授你微生物界代代相傳的秘密咒語吧……接下來哥怎麼唱就跟著怎麼唱唄。」

  稍微咳個幾聲、清清喉嚨後,草履蟲長出兩條像是手一樣的鞭毛,開始拍手。

  「掀起你滴眼罩來~讓我來砍砍~尼滴眼~~尼滴左眼太大了啊~正巧是一對大小眼……」

 

  ──啪啦。

  這首由虹彩妹妹改編的大眼弟弟還沒唱完,就,『啪啦』。

  完全沒有經過思考,幾乎是反射動作。

  研究所的好學長王大眼杰希,相當冷靜果敢迅速堅毅地捏起玻片,把載玻片連著蓋玻片一起啪啦折斷,玻璃片裂成好幾塊散落在實驗台。

  慢條斯理地,王杰希把擦得一塵不染的眼鏡戴回臉上,確認沒再聽到任何神秘呼喚後,才用過期報紙把玻璃碎片包起來,確確實實地收到廢棄物回收堆去,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手機附設的定時鬧鐘正嗶嗶嗶嗶地叫個不停,葉修一掌拍掉鬧鐘,令人焦躁的規律噪音才就此終止。葉修從桌子爬起來,拉開椅子,往後伸了個大懶腰,劈哩啪啦的聲響在全身響個不停,看來筋骨的狀況已經要因為熬夜而臨近耄耋。

  葉修看看自己的手,左手五指、右手五指,看樣子的確還是個人沒錯。

 

  「剛剛那啥?莊生夢蝶,蝶夢莊生麼?」

  葉修苦笑,搖搖頭把打瞌睡時夢到的怪夢置之腦後。

  想著培養的菌類差不多繁衍到需要的數量了,葉修湊近顯微鏡,畫面裡卻只有一隻菌,還長了一對飛天小女警風格的大小眼。

  這跟他剛剛打瞌睡夢到的怪夢,劇情也太像了吧!

 

  大小眼看上去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開口對葉修說話。

  「其實,我是一隻魔法酵母菌……」

 

 

 

Fin.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