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很可怕。

  大家都這樣講,大家也這麼想,我以為事實便是如此。

 

  但死又是什麼?怎樣算死?

  絕大多數活人尚未「死」過,為什麼會害怕?未知的事物難以界定,繼續討論似乎有些不智,那麼反向思考好了。

  什麼是活?生命從誕生那刻算起就是「生」,怎樣的形式算活著?

  從出生到死亡這段時間就是「活」嗎?

  是肉體的?意識的?存活是維持呼吸嗎?心臟還在跳就是?腦子還在運作就是?癱瘓患者呢?植物人呢?有意識卻無法行動無從感知外界能算活著?腦死的病患呢?或者說,只要器官活著就好?人們能滿足於存在於器官的生命嗎?

  有誰能滿足於剩下腦袋浸在培養液的生活呢?

  比方說,把一個人分割四肢留存軀幹,這對性命沒什麼影響。

  只留下腦及最低限度的器官,與屏除掉腦與心肺、同時維持細胞活性的絕大多數肉體,倘若僅擇其一,那麼哪邊才能代表原本那個人?只剩下一個細胞存活也算活著嗎?那麼生物為什麼會從單細胞生物演變成今日我們所見的世界?

 

  肉體之類的全部都無關緊要啊,我說。

  生命充其量只能算是容器,真正能代表一個人的是裡頭的東西,也就是俗稱的:「靈魂」。

  你懂的吧?知道吧?就像我們一樣,沒錯,就跟我們一樣。

  

  遺憾的是這個世間的天選者並不多,多的是肉眼凡胎的俗子,人們對靈嗤之以鼻,因為他們看不見,就算看得見也不一定能夠降伏你們,誰都不明白。

  富足地度過人生的凡人死後也成不了什麼大器,幸福的死人升天,普通的死靈也無法留存於世、不久就消失,不論財富、地位或愛情,生時累積的一切都無法帶走,對他們來說死就是盡頭,因此對死抱以恐懼並散播恐懼。

  惡靈則不同。

  生前擁有過人才能、力量的傑出者經歷坎坷的一生後,帶著痛苦離世,對人世的依戀與怨恨都加強祂們的執著,造就靈不凡的力量。

  但對我們來說靈與人沒什麼不同,這種事,不用我解釋也懂吧?我想說的……就是那樣。   

  超能力者與凡人是不同的。

  我有力量,因為擁有力量才得以辨別,能入手可用的素材並培養成優秀的孩子們,這種事只有我跟極少數的人類才辦得到。

 

  曾經我是多麼狂熱於蒐集素材哪,我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掌握了死的我是更高位的存在。

 

  過去的夥伴們儘管有著超能力卻不是靈的專家,他們也不懂,不是靈能力者就不能明白,他們只看到靈的異形便嫌棄姿態,參透不了背後的意涵。五彩繽紛的靈體脫離肉體的限制只留下力量與最純粹的執著,真正永遠地存在下去。生或死對靈而言都太過狹隘,這是多麼令人驚嘆存在。

  我死後也能辦到嗎?真想變得美麗。

 

  儘管無緣親眼目睹,各個宗教神話裡的主角,大抵上也都是這樣吧。

  幸好我還來得及躬逢其盛。

  能有幸相會,上個世紀最強靈能力者最上啓示悽慘的終末造就成的奇蹟。

 

  神明。

  我尋獲了您。

 

 

 

- 不滅 -

 

 

 

  「真聽不下去……令人哀傷的誤解。」

  與其說是話語,這道聲音更趨近於嘆息,是風聲、地鳴與跫音,與現存的森羅萬象相悖,是無視生命法則、不容於世的波紋。

  「那份異想天開值得嘉獎,然而沒有被支持的價值。勸你儘早打退堂鼓,把握剩下人生方是上策,這是過來人的建言。」

 

  他咧出笑容昂首:「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呢?」

  為什麼總是苦著臉?為什麼不感到喜悅?

  明明是是這麼了不起的存在,光輝耀眼……不,是與之相反的璀璨,詛咒著世上一切、貪婪地吸取周遭光芒不放過一絲光線的姿態多麼美麗,怎麼會不明白自己超常的地位。

 

  他從面前蠢動變換著的液態黑霧中撈出白骨,森白的指骨,在他的手指接觸的瞬間立即長出血肉變成貼著一層薄肉的蒼白指節,笑意漫開佔據他整張臉孔,使他帶有傷疤的僵硬眼週因皮膚拉扯而隱約作痛,但這毫無影響他的滿足,他牽起祂,翻轉手指十指相扣拉住對方。

 

  「您不就辦到了?」

  「最上老師。」

 

  魔津尾放棄站立,滿足與狂喜充實地灌滿他的軀殼,他扣緊最上啟示半透明的青白手指,放鬆前傾,讓自己埋進那團蠢動著黑影。

 

 

 

Fin.

 

 

 

*161102 充滿私設定,最好接在〈令人生畏的大人們〉後面看。←但是還沒寫完^q^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