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DRRR^q^

 

  好想吐。

  還無法歸類成臭,而空調製造出的機器氣味更使人喘不過氣。

  少年壓抑住在體內爆衝的悲愴,點了下頭,跟著帶領他的人進入通往黑洞的樓梯。

 

 

 

   滿 盈(臨正)

 

 

 

  哈囉、你好嗎?能在這裡遇見你真是太巧了!今天的你感覺如何呢?

  即使沒有什麼特別好或特別新奇的事發生,但應該是個平淡而幸福的一天吧?你很幸福喔。

 

  咿?不是嗎?你的表情看上去似乎不是那樣覺得……但這可是千真萬確的哪。

  若是不相信的話,問問你那雙腳便知道了啊。哈哈。

 

  ──好像理解了呢,你很聰明。我真的很喜歡你這點。  

  吶吶、那麼能夠告訴我,用你那雙成長中的纖細的腿蹬地或踏步是什麼感覺嗎?我很好奇啊。

  我想那應該是極為幸福、極為喜悅的掠奪感吧,即使那參雜了幾絲極欲抹除的悔恨。

  ……啊,這些問題得先建立在你是否有『注意自己的行走姿態』而定吧……哎呀哎呀、我竟然搞錯順序了,不好意思,我們再來一次吧。

  

  嗨,紀田正臣同學,你有注意過行走時的觸感、聲響及姿態嗎?

  有嗎?

  ……是沒注意過的意思嗎?你似乎很不想回答呢。

  啊啊──勉強人也沒意思,那我們再換個問題吧。

 

  那麼,你曾試想過失去行走能力的你該如何移動軀體嗎?

  不用雙腳觸地就能感受由腳底發刺的劇痛,腳踝軟弱扭曲,脆弱的骨頭無法承重,小腿變形、肌肉因骨骼錯位而萎縮……

  就算是片刻也好。

  你,有想過腳被奪走的日常嗎?

  有嗎?

 

  啊啊、抱歉,我都忘了呢。

  忘了你因為罪惡感而痛──好可憐喔,別折磨自己了。你只是個普通的國中生,怎麼可能有那種拯救一切的力量呢?誰會想到事情這樣發展?會想逃開是必然的,誰都沒有資格責備你膽怯。

  別難過了,喏。

  別自責了喔,因為那絲 你的過去

  那孩子即使變成這個樣子,但她都原諒你了嘛。

 

  ……啊呀!不然這樣好了。來模擬另一個結果好了?

  恢復精神一點了啊?原來還是有在聽我說的嘛。別擺出那種戒備的眼神,我可沒有盤算什麼啊。再多相信我一點嘛。

  吶吶紀田同學,難道你還以為你還有被利用的價值嗎?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有趣呢,虧你想得到啊。金錢或犯罪這種事情……哈哈哈哈、太有趣!老套得有趣了!這可不是電影,是你真切到發刺的人生喔。

  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你啊,想體驗沙樹所受到的疼痛還是屈辱呢?

 

------

 

不是為了親族。

不是為了友人。

不是為了平和。

不是為了去憎惡或,被憎惡。

 

沒有理由,也不需要那種東西──我跟你這傢伙不同。我僅僅是因為我而存在。

 

我的存在並不是,

為了你。

 

……沒關係嗎?

那你又是為什麼,在恐懼?

 

  雙重否定(二十四小時戰爭組)

 

  曾經做了個惡作劇,在少年……還是幼年?上過生物課後知道環節或軟體動物有著很強的生命力,便從社區那塊栽種山茶花的小公園挖出一盆土帶回家。

  還帶草香的濕潤土壤攤平在母親的雪紗裙,從土裡一併掘出的蟲桌燈強照下扭動翻爬。布料印上沙壤就很難清掉,即使知道仍在翻找。

  指頭捏起馬陸只覺得硬而掐著蜈蚣稍微癢,蚯蚓滑不溜丟膨脹如在冰箱存放過久的涼麵,細小的生命在掙扎時如此雀躍,皮膚隔著皮膚,而它者臟器間的脈動確確實實地傳到心頭。

  可視可感的生命力度。

  體認到後,才明白課堂所教導的生之頌歌是存在的。

------

 

  不知道是想殺死細菌還是殺死細胞的消毒水均勻而厚重地飄散在空氣中,他反過身推開窗,輪軸滾動的聲響流入耳渦,聞起來略冷的空氣稍稍沖淡刺鼻的藥味,轉回身,銀灰色鐵架遠遠映著他的臉。白到泛灰的被褥波浪中,一隻連著點滴的手被柔軟地擺在床沿。色調相近卻相形突兀,在男人的視覺卻是瘤一樣的存在。

 

  藍紫色墨鏡隔在深且黑的瞳孔前,青藍色虹膜靜靜地擴張。

  病床上的青年向上仰,白皙的臉孔平穩地張開兩隻紅色的眼睛。深紅色放射狀虹膜向中心凝聚,匯集,旋成深陷在鮮紅的深色洞窟。

  男人凝視青年。

  注意到他的視線後青年偏過頭看他。他看著自己的樣子映在深紅的洞裡、他看見嫩紅色弧度淺淺彎起。

 

  青年溫柔地朝他微笑。

  他盯著青年純粹潔淨的靈魂窗口,它們散著清澈的光芒,他緊緊地盯著、曾經使人墜入陷阱的暗紅的洞,他知道裡頭沒有──青年看著他,眼睛卻映不出他。

 

  接著男人開始想著那雙眼睛因惡意而晦澀黯淡的模樣。

 

  你從世界消失之日(靜臨)

 

 

 

 

(折原臨也死了。)

(同時殺了他眼中的平和島靜雄。)

 

------

 

無土不王

 

【江戶時代】

 

  青年輕巧地閃過朝他投擲而來的擔石,往後蹬了幾下跳上橋頭的欄杆,與夕陽同色的紅漆木屐恰好卡住扶手。由旁人看來相當危險的平衡他卻做得相當輕鬆,背對著落日的方向,他露出毫無陰霾的爽朗笑容。

  「唉呀真是危險,好可怕啊──還是老樣子只會用那身蠻力搞破壞呢。雖是庶出但也算是士族後代的你不拔佩刀嗎?還是忘記刀的用法呢小靜?……啊啦、我是說被逐出封地的小靜少爺?小──靜──大──人唷。哈哈哈哈……」

  說著青年就用黑色袖口掩住嘴,由精細刺繡旁洩出的笑聲卻完全沒有要收斂的意思。

  

  「對你這樣的混帳……完全、全部、絲毫沒有必要髒了刀啊……」面向夕光走來的青年咬牙切齒地活動頸肩關節,嘴唇勾起扭曲的微笑,卻與額邊浮凸的青筋毫不相襯。刀雖繫在腰間,但似乎沒有要拔出來的意思。他把包袱隨手丟在一旁的草叢,大張的雙掌發出劈哩劈哩的聲響。

  「敢出現在我面前……就是想死吧?既然想死,殺掉也沒關係吧?很好──我這就送你上路啊……臨──也──君──唷。」

 

  「小靜你還記著私塾的事啊?都已經是要十年前的事情了耶……真拿你沒辦法──完全沒成長的跡象啊真令人難過。」

  「很難過是吧?我這就撕爛你那張臭嘴讓你解脫。」

  臨也搖搖頭,誇張地嘆一口長氣。

  「到底是誰比較臭啊小靜?看你那樣子已經露宿一段時間了吧。找不到工作,是又與雇主起衝突吧?」

  「囉嗦。」青年低下頭。

  「啊啊真是的……真同情那些曾經敢雇你的人呢,到底是被打傷還是打爛家當呢?」

  「閉嘴。」青年握緊拳。

  「還是因為你那頭跟鬼一樣的金髮呢?啊呀,染黑了啊?沒注意到真是抱歉喔。不知道在家鄉的你的母親會怎麼想呢?怎麼說都是大戶人家呢,看到自己唯一的兒子因自己的髮色受苦,想必做為母親的相當痛……」

  臨也彎過腰閃過一團襲來的黑影,黑影沒有緩減速度,直直地撞上對岸的空地碎成一團。

  那是不知道哪戶人家的缸,看清物體後臨也笑著跳下橋,緩緩地步行到青年的面前。

  

  「不行喔小靜,我在這裡的勢力可不是普通的大喔。剛交上朋友的小靜不想這麼快就離開這座城吧?」臨也笑咪咪地看著青年以回復平靜的臉,面對臨也的示威,對方只是冷冷地吐出幾個字。

 

  「……我要殺了你。」

  青年藍色的眼睛並沒有緊盯著臨也,聲音清晰,那不是話語而是某種宣誓。

  與剛剛充滿憤怒的怒吼不同,這句話『小靜』說的很平靜,卻使聞者膽寒。

  這傢伙是認真的,是真的打算要殺了自己。臨也斂起笑容,首度認真地朝青年開口。

  「嘛,別動真格想殺了我啊……我還不想死呢,做為當時的賠罪,我就幫小靜找份工作如何?」

  倒不是害怕可能被殺,懷抱某種『目的』的臨也只是收起玩心,想順著現狀自然發展而已。

 

  「……死跳蚤你打什麼主意?」

  「小靜啊,你就來我這裡做事如何?」

  「……」青年瞇細眼,氣氛並沒有比較和緩,但臨也知道已經沒有危險了,便輕笑了下。

  「不是騙你的。」臨也笑著從懷中掏出一柄短刀,遞到青年面前:「作為誠意的表徵,這東西就先寄放在你那裡吧。」

------

 

 

臨陣脫逃

──The overhead bridge without exit.

 

 

 

Step1

  午後五時三刻,少年牽著他的女孩邁往誰也不認得他們的街頭;他琥珀色的眼睛很亮,像在光叢中閃躲的樹葉一樣,十指交扣住少女的,指頭與指頭根根契合。

 

  還有十五分鐘這座城鎮內所有的鐘塔便將敲響六下。夏日裡的逢魔時刻比任何季節都還長。

  如此鮮麗的大街卻除了他們外別無他者,冷清清的路上只剩他們的影子。

  而雲卡在地平線際沉默燃燒。

 

  吶、正臣。

  少女。

 

  怎樣?

  少年回過身,他停下腳步,女孩以孤孤單單的手朝左前方指。

  那時他看見瞬間消失的尾巴,漆黑而直挺,尾端微卷。

 

  怎樣?”他用發亮的眼睛發問。

 

  有

  、

  貓

  。

  少女粉色的嘴唇輕輕開闔,她看著她的男孩,然後瞇著眼睛笑了,脆弱頸脖繫綁的黃色緞帶隨風飄揚,啪搭啪搭,影子打在鎖骨上。她的姿態如同細訴一項秘密。

  女孩微瞇的杏眼無比睿智。這是秘而不宣的啞謎。

 

  而她即是秘密本身。

 

 

 

Step2

  午前二刻又二刻,太陽在摩天樓的頭頂驅趕棉花。

  指腹摩擦牛皮紙袋觸感粗糙乾澀,蛇鱗嵌入石灰的情狀約莫如此。

  紙袋裡裝著摩斯紅茶和鮮蝦堡附贈的可樂餅,以及他女孩深愛的沙拉及牛肉堡。

 

  可以的話他更希望在家下廚,一邊笨拙地將蘋果削皮,一邊等著少女把殘缺不全的肉塊烹成美味料理,色香俱全的料理端上桌時她總溫柔笑著。

  “正臣,你真可愛。”

   即使他從未告訴過女孩那是故意切成那樣的。

 

  少年跳過樹影綴成的拱門回到家。

  鑰匙悄悄推入鎖孔,少年手腳動作得矯捷無聲。他屏住氣息,回到自己的領地卻發現有雙不屬於自己的鞋子。漆黑無光

 

  於是他看見女孩,

  與,

  她的主人。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