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大概只花十五分鐘=3=



【夕光。】

 

 

 

曾經有人讚美過高杉的髮色艷麗如夏至時分的晚霞,而他微笑冷冷回道

「晚霞?你諷刺我嗎?」

 

 

 

 

 

 

 

高杉倚在陸橋上,晚風將穿著鬆垮的和服吹得鼓鼓,紫紅色髮散亂在陣陣空流。

地平線彼端紅雲滾滾,澄黃玉紫椿紅全渲染成一片綾羅,再向此處散擴。

他看著,然後轉頭拿起菸管淺吸一口。

「……夕色真艷……」語音散漫,似乎是對人說著又好像沒有。

 

「其實還不錯吧?」桂說著,收起收穫不多的鐵罐。

「這個你所痛恨的世界還是有美麗的東西,不是嗎?」

 

他吐煙。

轉過身換用背靠在護欄,抽著嘴角悶笑一陣,接著又吸了一口。

 

「笑什麼?」

 

高杉瞇著眼又往天空看一眼,然後飄飄然地笑了。

「發傻了嗎假髮?」

「這片被姦淫數度的天空如徐娘蒼老的顏上的胭脂,你認為美否?」

 

悶笑著往另端離去,艷色背影如妝漬慢慢淡去。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流動 的頭像
流動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agiofthe6
  • 夕暉呀夕暉

    殘下的、帶走的、麗過的、仍豔的,
    它們都美麗無端。都曾美麗無端。

    只是都已經在瘋狂旋轉的舞曲中將年華消耗殆盡。
  • 你幹麼又在這裡回囧
    內容還給我一樣囧

    流動 於 2007/05/20 15:18 回覆

  • Nagiofthe6
  • 因為笨笨ˇ

    其實我也忘了。啊啊,我應該有在雲霞裏提到吧。
    我的記性已經跟零歲的baby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