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得無饜者不只一人。】

 

 

紫羅蘭髮色的嬌小女性穿著細肩帶單薄紗裙,蜷縮在沙發上。

裸露的肌膚在燈飾微弱光線下更加蒼白。光裸纖細的腿修長,鑲有蕾絲邊的絲襪只穿到膝下。

她輕輕嘆息。

 

「小正,日本真無趣呀。」

她開口,嗓音溫潤如牛奶嫩滑使人心情愉悅。

語音結束後採光不佳的房間內只剩下魚缸的抽水幫浦聲。

 

入江正一坐在床邊,利用床頭矮櫃整理文件。

「你想說的是『被拘留在這裡很無聊』吧?我以為你會喜歡我們的祖國。」

他溫和笑著。

 

女孩抬起頭望著入江正一看去,表情認真地點頭,

「是呀,所以小正你還是讓我出去走走吧?」然後跟著微笑。

 

「不可以的。百蘭交代了,若你不願意加入我們就必須限制你的自由。

要不然就請你殺死我,將日本分部毀了自己離開。」他邊說著邊用訂書機固定紙張。

 

聞言她皺著一張標緻小臉,失望地低下頭。

「喔呀?還是沒得商量嘛……」

 

入江看著她,將文件放下。端起桌上的馬克杯走來,帶著熱氣和香甜的氣味。

微笑著「要喝熱可可嗎?」

女孩接過,接著慢慢啜飲,入江坐在她旁邊溫和的懇求。

 

「總歸一句,還是希望你能加入我們,我和百蘭都需要你的力量的。」

入江的聲音很像個與學生輕聲叮嚀的老師,語氣墾切柔和得使人無法拒絕。

她昂起頭眨眨眼「我不是說過我會好好考慮嗎?」

 

「考慮而已嗎……」入江癱在沙發堆中輕輕喃著「難道彭哥列就那麼值得你守護嗎?」

「該怎麼說呢?裡面有許多有趣的人呢,再說我們家的小髑髏還是人家的霧之守護者呀……」

入江眼睛盯著她,但姿勢不變,眼中閃現契機。

 

「沒有關係的,我們要的是『六道骸』而不是彭哥列的『髑髏』。」

「可是我出不來唷?雖然小白承諾總有一天會毀掉復仇者監獄,但會是哪天呢?

現在你們都只能透過這個女孩來聯繫我唷?」女孩搖頭。

 

「那麼如果彭哥列全滅呢?義大利本部說,彭哥列家族已頻臨半毀。」

 

 

女孩咯咯一笑不答話,而入江移開眼神也沒追問下去,房間又只剩下幫浦的聲音。

約莫過了幾分鐘後,女孩開口。

 

「小正你知道嗎?我曾經問過小白一件事。」

入江看向她。「嗯?」

「『我和小正只能選一個,你選誰?』你猜他回答什麼?」女孩笑著說。

 

他淺淺笑了,笑容很像學生。

「對象是百蘭的話,答案我們不是都知道嗎?」

 

女孩閉著眼點頭,微笑。「他只是笑著說他是個貪心鬼。」

「但是不只他是貪心鬼呢,我也是唷。」她笑瞇了眼。

 

 

入江輕輕摸著她的頭。

「我知道。」

 

 

「「所以我(你)才會在這裡。」」

他們一起說。

Fin.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