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小的高杉抬起頭朝著桑樹說,

「我必須去找魔王,找他要回公主殿下。」

 

「得了吧,小矮子你又不是桃子太郎。」

居住在桑樹上的糖分仙人翻著Jump懶懶調侃,順帶打了個長長散散的呵欠。

 

圓圓潤潤的臉上掛著倔強,黑滾滾的眼睛燒著桃太郎的正義之火,

沒有帶上米糰子就要踏上征鬼的旅途。「我是我,我又不是桃太郎!」

 

「這樣好嗎?今天晚餐假髮要做蔬菜燉肉唷?」仙人掏著鼻孔。

 

小高杉開始遲疑不定,在心中衡量從未見過的君與燉肉哪個重要。

最後他心痛地轉身大大跨步離去。

「我認為,對的事情就必須要有人做。」他悶悶說著,熱騰騰的燉肉逼得他小心肝好痛。

 

「被我們吃光也無所謂嗎?」

 

「幫我留一些下來啦!」小高杉轉頭,又大又圓的烏亮眼睛泛起不甘心的水霧。

仙人揮揮手沒奈何。

「好啦好啦,記得回來就好。

記得買土產回來啊小矮子,要不然當心我打翻你的克寧。」

 

小高杉沒說再見然後就走了,

這時晚風吹來一隻色紋斑爛的蝶型紙鳶,

只是斷了線。

 

小高杉撿了起來,將它捧著讓風載走了。

乘上風的紙鳶飛得好高好高,一會兒就看不見蹤影。

然後小高杉繼續走向前方的路。

 

 

--『七歲的我就在自己的任性下成了自以為是的勇者』

 

2.

 

走了一段不算短也不算長的路後小勇者高杉後悔了,

他轉身望向家鄉的方向看,

只看到長長長的路而沒看到盡頭;

望前方看去,

只看到更加長長長長長長的路而依然看不到盡頭。

 

小勇者突然覺得燉肉的味道好香,

似乎從遠遠的家裡飄了出來。

而路旁的樹木正在窸窸窣窣地嘲笑他。

 

風又吹來一隻紙鳶落在小高杉跟前,定睛一看原來是先前那只。

小高杉沉默了一下,將落地斑蝶拾了起來拍去塵土,

小心翼翼地收入行囊中,然後繼續上路。

 

3.

 

小勇者一腳踏上焦土。

四周如隨手用炭筆胡亂塗鴉般黯淡荒蕪。

 

原本的道路被墨色渲開,滿地黑壤他分不清哪裡才是應該前進的路。

什麼也沒有。

 

寸草不生。

 

沒有路樹、沒有道標、沒有生機、沒有色彩,

甚至連這裡的陽光都黯淡帶著灰暗的煙曚。

 

而廢壤丘土上的一抹蒼青卻凜凜地豎在上頭突兀。

「喂,小鬼。」年輕的嗓音帶著狂放的驕恣。「你是誰?」

 

「我才不是小鬼,我是勇者!」

小高杉不歡喜地拉長音,扁著嘴探頭環是黑土平原。「這鬼地方什麼也沒有啊?」

 

少年下了小突丘走向年幼的勇者,深青色的大衣在風中翻滾。

「沒錯。」頭帶飄飄,瀏海蓋住眼睛卻掩不住碧綠色銳利光芒。

「全部被我毀掉了。」

 

4.

 

「這裡原本是我的國家。」少年高杉說。

「那你為什麼要毀掉這裡?」小高杉問,他不懂少年為什麼要這麼做也無法理解。

 

他想著,要是全都毀了,假髮要在哪裡做飯?

銀時又要在哪棵樹上瞌睡呢?而辰馬要找哪兒宿醉呢?

而自己、而自己又該回到哪裡呢?

 

「這塊土地被玷辱過了。」少年高杉瞇著眼睛回答。

「外來的無恥鼠輩強佔這片土地、荼毒這個國家的人民、污染這裡的空氣。」

 

「為什麼不一起趕走他們?」

而少年高杉蹲下揉著小高杉的亂髮,輕輕地說,

「人們並沒有這般勇氣,身為義士的我看在眼裡非常傷心。」

「然後呢?」

「我燒了這裡。那些傢伙對這片沒有利用價值的土地毫無興趣,接著就撤離。

但這裡已經不適合人們居住,所以大家都捨棄這裡離去。

可是我不願意離開這兒,我一直在等著。」

 

小高杉歪頭。「等著?」

「等著大家回來。」少年高杉淺淺地笑了。

「我相信等到草能夠再次茂盛的那天,人們就會回到這裡。回到我們的故鄉。」

 

那該會是個多麼遙遠的日子呢?小高杉望著四周焦土想。

少年義士的說法似乎有點道理,但又不該是這樣。

為了驅除壞人而摧毀了所愛的家鄉,這樣值得嗎?

小高杉覺得少年高杉一定很寂寞。

 

「小勇者,你要去哪裡呢?」孤獨的少年義士問。

小高杉指著遠方、那個看不見的彼方。

「我要到魔王的城裡帶回公主殿下。你願意與我一起去嗎?」

 

少年沉默一下後點頭。「我佩服你的志向,所以我願意隨著你去。」

於是小勇者的旅途加入了義士。

 

──『十七歲的我是義士,所能做的也僅僅是在所愛的事物被毀滅前將其毀滅。』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giofthe6
  • 這是什麼神秘的文啊會不會太神秘XD
  • 因為我是神秘主義的流動ˇ

    流動 於 2007/06/10 14: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