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隻鞋子。】

2007/6

赤白作業。

 

………………………………


 

(一)六道骸

 

……

……ro……sama……

 

……骸……

 

「骸大人!骸大人!」「骸大人醒了!」「骸、骸醒了!」

 

……骸?……骸……大人……

……那是,叫我的……嗎?」男孩迷迷糊糊地望著床邊的人們。

 

「對呀!太島了,尼終於醒啦!」「是的,您的名字叫做六道骸。」

鼻樑上有道醒目橫切傷疤的男孩說話有著大舌頭、臉上烙印條碼的同伴推眼鏡冷靜回答,

擁有一夏燦花作為髮色的外國女孩滿臉不可置信,

「骸大人,您沒有記憶嗎?」

 

「沒有。」零點幾秒即飆出回答,男孩再次確認。「所以我是……

……骸……大人。

「骸?」

 

「對~~呀!」「「(嗯嗯,)是的。」」

 

「那這個是誰?」

手指向床底。

一只髒灰破損的娃娃鞋被藏在陰影下。

 

………………

 

(二)M.M

 

全身名牌的女孩在貴賓接待室中邊啜著楓糖紅茶邊翻閱鞋款目錄,

她已經坐了半個小時。

 

指甲發著珠光,看得出曾經精心修繪。

敲著玻璃桌發響了清脆單音,在只有一人的空間裡咚咚有聲。

 

女孩在沒多久後就離開那家店,肩上與腕上提掛許多紙袋,共計十五個。

腳步輕快,愉悅地哼著歌如鳥兒跳躍。

 

……不一樣啊。

她在巷口停下,

「這樣子、不對……

暮光落印背影,

「如果不是那個人……

鎖眉苦笑哀傷。

「完全沒有意義啊。」

 

十五個紙袋裡裝著十五雙純白娃娃鞋,

但是繫在女孩腳踝的,

卻是紅舞鞋。

 

………………

 

(三)迪諾.加百羅涅

 

放學了,

那個即使渾身傷痕仍對加害者綻出燦笑的男孩還在找尋被藏起的另隻鞋子。

 

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過了,甚至垃圾桶也翻過。

在頂樓觀望順便稍作休息的他癱掛在護網上思考,

那群同學該不會惡劣到把他的鞋子丟去餵魚吧?

 

好像不對,魚應當不會吃鞋子吧?

樓梯走出在學校內赫赫有名的少年劍士。

 

「喂喂,」

他提著仍在滴水的布鞋。「在池塘撿到的。」

「啊,謝謝你幫我找到這隻鞋子!」

少年劍士瞇了瞇眼。「你幹麼還穿啊?」

 

男孩昂頭樣了個笑容。「因為你都幫我找到它了啊。」

 

那個季節天很快就黑了,

但是男孩的金髮與燦笑毫不遜於陽光。

 

………………

 

(四)凪/髑髏/Chrome

 

少女喘息著。

後有追敵,殺意自四面八方竄出毒殺心靈。

 

現在只能做的就是逃,

於被恐懼滅頂前保持呼吸心跳。

 

「笨女倫,不要再回頭看了啦!趕快跑!」

「可是、可是我的鞋子……

男孩不耐煩吼著。「不過只是隻鞋子嘛!命重要還是鞋子重要?」

 

「鞋子。」少女認真回答著,濕潤的眼睛似乎會落下大滴眼淚。

「那可是骸大人給的禮物啊!」

 

被少女的執著震懾霎時,男孩想不出什麼能夠阻止的話。

「請你幫我保管這隻鞋子,謝謝你。」

 

她毅然決然地赤腳跑去,少女的背影漸漸縮成一點,然後再也沒有誰看見。

 

………………

 

(五)沖田總悟

 

「你們竟敢踩髒姊姊親手縫給我的鞋子

 

小男孩朝著幾個比自己大了四、五歲的少年步步進逼,

少年們癱軟在死巷底。

甚至還有人因恐懼而失禁。

 

「總、總悟大爺……小的知錯了……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少年抖著音,而小男孩瀏海下的瞳孔已經放大。

 

「懺悔也來不及了。

「你們就,下地獄去好好逛逛吧。」

 

『你演錯部了啊~~!!!』

少年其實很想吐嘈,但是還想留個全屍所以選擇當個啞巴。

喂,就算都是同一個人翻的也不用這樣吧?

 

………………

 

(六)坂田銀時/3Z

 

少年在導師室掏出偷渡進來的菸盒。

「你期待什麼呢?」

喀啦點了火,深吸一口後輕飄飄地吐出煙霧。

 

不良教師搔了搔銀白自然捲,呆滯一下打算裝傻。

「啊?什麼跟什麼啊?老師聽不清楚唷。」

 

「其實仙杜瑞拉留下那隻鞋子起約定就結締了呢,你說的。我也同意。」

同樣很不良的少年低低笑了,

頭髮擋住了眼罩、眼罩遮住了眼睛,但遮住眼睛卻掩不了邪氣。

 

右眼沒被藏起,墨綠瞳仁中旋轉著瘋狂與不屑。他笑得癲狂。

「但你以為你是灰姑娘嗎?吶,有點搞錯了吧?」

 

「現在的小孩都怪怪的耶,我是不是該考慮轉行啊?」

不良教師露出極為欠打的表情,挑眉看白癡。

「誰說我是灰姑娘啦?快叫我紅豆飯國王!」

 

Fin.

………………………………

 

作者:髒液瘋(靠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