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過後純情早就被蛀蟲嗑光。】

 

 

首先是天花板帶著淺灰的亮白、再來是人類皮膚的純白,

然後是一對黑白分明的細長鳳眼。

 

「醒了?」是成年男人的聲音,隱約有著十年前的倨傲。

山本第一個直覺反應是繼續裝睡,而有什麼冰冷物體環繞在脖子上,

細長、有薄繭,似乎是人類的手掌。

 

「當看護很累,敢裝睡的話我就掐死你。」

那聲音聽起來饒富玩味,但逐漸加重的力道可不是說笑而已。

臉色鐵青的山本只能硬著頭皮,苦笑地張眼。「……嗨,雲雀學長。」

 

「……對於照顧你超過十八小時的人,你只打算向他打招呼?」

怎麼,個性更加惡劣了?

山本苦笑著,背後滿是冷汗。「不,相當感謝你。謝謝你在我昏迷時細心照料。」

「我看起來是會做出『細心照料』的人?」雲雀瞇著眼。

「不是,但是還是相當感謝您。」

這不是場面話,而是出自肺腑。

 

山本從沒想過在那驚險萬分的時刻雲雀會出手搭救,甚至在他昏迷時代為看護。

畢竟是『那個雲雀』啊!

看來在這十年內,為全並盛所畏懼的雲雀恭彌改變不少。

 

「呃,我覺得嘴巴有點乾。請問有水嗎?」

「……需要我幫你舔嗎?」

山本覺得自己的臉好像僵掉了,但仍然苦笑。「呃,那我想還是不需要了……」

而雲雀笑了,露出像是軌計達成的笑容。「還是說你想幫我舔?就當成作為報答吧。」

 

「舔、舔哪裡?嘴唇嗎?」

「我比較希望是其他地方。」

「舉、舉例來說?」

「很棒的地方。」

「很多地方都很棒耶。」裝傻裝傻,這時候只能裝傻啊……

「最棒的地方。」

「哪、哪裡。」

「……中間。」雲雀突然停止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還是算了吧。」

 

山本武如獲大赦地鬆口氣時,雲雀鬆開領帶。

「乾脆做整套吧,連同這些日子來的賬一次算清。」

 

「啊?你在開玩笑吧雲雀學長……哈哈,我是傷患耶……」山本乾笑兩聲。

「有力氣講這麼多話,就代表能被操了。」而雲雀面無表情地踢掉皮鞋,冷淡地說。

 

 

 

欺上身子後,雲雀瞇眼,

「你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了。」然後嘴角露出無法壓抑的弧度。

 

山本心中有種欲哭無淚的微妙情緒。

 

Fin.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g Pig
  • 好爽

    看了這個我該怎麼跟你說[消音]我覺得十年雲雀少女掉了呢[/消音]囧rz
    看的很開心啊雲雀宮彌果然是雲雀攻彌ˇ
    我目前正陷入XDH山(順序不明)的漩渦中XDDDD
  • 妳該不會要說那是我害的吧?XD

    流動 於 2007/07/14 22:18 回覆

  • 亞蒼
  • 雀仔幹得好=___,=
  • 那你就畫圖吧小橙子=.___,=

    流動 於 2007/07/15 11: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