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三小時』(正白)

 

 

 

「來找我。」

你撥通他的手機後,留下這句話,旋即關機收入口袋。

由口袋摸出絹質白色手套戴上,愉悅地哼著歌走入教堂。

 

推開雕花大門,午後暖陽流洩一地。

你瞇眼笑了。

 

「大家好嗎?於父之名下,我的兄弟姐妹們。」

無窗的鐵門『呀咿──』闔上,摒棄所有來自父神之光。

 

而子彈上膛。

 

───────────────

 

他接到你來電時正在文件堆上假寐,即使睏意強烈,聽見你專屬的鈴聲也不得不接。

 

「……」他正準備『喂?』,而你先聲奪人。

「來找我。」

 

語音一落,立即結束通話。

動作俐落地無懈可擊,而他苦笑。

 

「真是的,我怎麼會知道在哪裡啊?」

 

───────────────

 

半凝固的血液在牆上狂肆綻放如早春薔薇,

紅豔過了頭的視覺效果並未對你造成任何影響,

你早習以為常。

 

在祈禱廳中央,你翹著二郎腿坐在椅上。

與神子對望,輕聲。

 

「喔嗚,慈愛的主啊!悲憫眾生的主啊。我有罪。啊,我有罪!」

你情感豐富地蹙眉,告解辭優美地宛如古詩。

「哪麼為什麼沒有人來懲戒我呢?是否我無罪?」

 

輕蔑一笑。

「或是,您根本不存在呢?」

 

此刻午後三小時整。

 

───────────────

 

大門被推開,他手捧花束進來。

你沒回頭,惡意道。

雷歐君?」

他見怪不怪,挺配合地回答。

雷歐先生有事無法前來,由入江正一暫代,請您見諒。」

 

你咯咯笑了。

 

「你怎麼會來這裡呢?小正。」

他無奈苦笑。「你不是要我來找你嗎?」

「給了你一個不錯的翹班理由呢。」你笑容益發優雅燦爛。

「我比較希望能把剩下的組織圖規畫完。」

「小正你這樣會過勞死唷。」

他聳肩,溫和一笑。「沒關係的,我的命是你的。」

 

你微笑不語。

「哪,聽見沒呢?小正。」

 

「聽見什麼?」

「神問你:『是否願意待在白蘭的身後一生一世,直至地獄不渝。』」

 

 

 

他走到你面前跪下,獻上懷中紅薔薇。

「我願意,永不後悔。」

 

你笑瞇了眼,低聲。

「『我允許。』」

 

Fin.

───────────────

 

後續:

 

「話說,雷歐君是誰啊?」

白蘭笑容更加燦爛。「你在吃醋嗎?小正。」

「不,我只是覺得他很可憐而已。」

 

「怎麼說?」

入江正一也笑了。

「少來,你知道的。」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