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銀高。

他一直都不會游泳。

要是天人那群畜牲知道了,

一定很開心終於有辦法虐殺高杉晋助了。

 

【在水面下張眼望去的光芒】

 

沉下去時他沒有掙扎,因為沒有用,他不會游泳。

應該會浮出水面吧?應該。

於是讓地心引力與浮力輪流拉扯著身體,但是依然向下沉。

 

在水線下漂浮。

無着地的感覺其實並不舒服,有些暈眩感。

他沒有呼吸,即使如此氧氣仍然一點一滴地被耗盡。

被全身的器官組織肉骨髓細胞輪番囂搶,直至不留一絲剩餘。

不,其實肺部多多少少會有,但是卻接二連三地自鼻腔滑出逃離。

 

然後開始痛苦了。

 

即使如此他仍舊沒有想要掙扎的意思。

並沒有那麼強烈,存活下來的念頭,反正活著上岸遲早有天會被砍殺;

但是也不是非得死在這裡。

 

如果生命就到這裡的話那該怎麼辦?

他想到第五小隊的突襲是否會勝利、想吉田老師的臉、假髮的臉、銀時的臉、辰馬的臉、所有部下在作戰時的任何動作、掙扎的手指、猙獰的神情、在戰場撿到破損陳舊的一張天人全家福照片、斷裂的兵器以及飄揚的頭帶。

 

一直覺得如果要逃離這些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要割捨做起來卻意外簡單。

(很簡單,我消失就好。)

(我從未出生。)

(我什麼也看不見。)

 

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嗅不出所有的悲傷淚水歡笑歌聲忿憤血氣諸如此類,

喜怒哀樂,

不知道。

 

逃避痛苦負傷地躲進殼裡做著自欺欺人的夢,

如果還是會難過,如果醒來潰爛的傷口依舊疼痛,如果哀傷憂憤如影隨形。

不要醒來就好。

 

不經意地張開眼睛往上看,上頭有自空氣折射入水的光。

銀燦燦亮晃晃地,乾淨美麗到無法以從小到大所看過的事物來比喻。

那光豪不吝嗇,不只照亮地表的一切也溫和地探慰黑暗深冷的水中世界。

(好美。)

(真的,好美。)

 

眼前似乎出現了銀時的臉,鼓著嘴巴表情令人發笑。

然後視野一黑,墜入深淵。

 

─────────────

 

再次張開眼睛結果就看到銀時放大的臉,然後會意過來那不是放大而是接近。

銀時也停住動作,停在高杉臉上約三公分處。

 

「自然捲淫胚,你趁我昏睡時做了什麼猥褻的事?」

他盯著他,而後者露出欠扁的不屑表情。

「喂喂別字抬身價啊發育不良的矮杉同學,請變成那個美女主播再說這種話行嗎?阿銀我只是好心地幫你做人工呼吸呀!

枉費我辛辛苦苦把你從河裏撈上來耶。」

 

「不好意思,我已經醒來了所以死糖分控你可以不用做了。」

「不好意思,太遲了我已經人工呼吸四次了。」

「那你遮羞費四千萬拿來吧。」

「喂喂,我可是一片好心耶!這樣好了我把阿銀珍藏多年的兒時塗鴉抵給你吧。」

「錢拿來廢話少說,那種垃圾丟在路邊都沒人要。」

「我掐死你唷死矮子。」

「那我寧願跳下去再淹一次。」

「那你可能又要被我非禮一次。」銀時爬了起來,坐在高杉旁邊。

 

「說吧,明明不會游泳幹麼下水去溺死自己?」

水面上的陽光太過刺眼,高杉用手臂壓在眼上。「……睡覺時不小心滾下去。」

 

「幹麼不掙扎呼救?被救起來你不開心?」

「……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你看起來就像條被拉上岸快死的魚。」銀時跟著仰躺,望著滿空棉花糖。

 

「沒有啊,我只是……」高杉自縫隙窺看著天空,光強烈得讓他頭痛。

「我只是覺得呼吸很沉重。」

 

「啊……你害我錯過了氣象播報啦……混帳。」

銀時搔了搔仍是濕濡的頭髮,假裝沒看見高杉嘴角迷碎的笑容。

假裝沒看見崩壞的前兆。

              Fin.

─────────────

 

兩個人全身溼答答地吹風,然後晚上都抱著頭暈得滾來滾去。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