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靠我終於寫好了ORZ





【微笑的瑪利亞】



 

雲雀恭彌並沒有彭哥列家族的血統,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宛如鷹隼的驚人辨識直覺。

但是眼前獨眼的拇指姑娘眉目間細微弧度改變、腳步前踮換成後踏或是字句末尾的語音上揚……等,

讓他肯定這個嬌小柔弱的女性軀體內人格業已交換,

腦袋一邊平靜地思考同時修長略有薄繭的手指已經緊緊扼住少女脆弱纖細的頸部。

 

「你過來幹麼?嫌泡水不夠舒服嗎?」

嘴巴毫不客氣地諷刺著而手指也以同樣惡劣的方式招呼著。

少女並沒有掙扎反抗,只是臉色發青地保持笑容。

「我想你呀,水牢哪有雲雀君你的暴力行為藝術順眼?」

她笑得更加燦爛,左嘴角略揚,弧度剛好是彎彎的下弦月,碧藍如海的大眼微微瞇起。

 

很多人認為雲雀恭彌銳利的殺意從不針對女性,

事實上若是某些特定人選……應該說某個人,

即使是憑依在老人小孩病人甚至是孕婦身上強化過的特殊鐵拐依然會狠狠地往她或他的身上砸。

 

一視同仁。

一視同人。

 

雲雀瞇起鳳眼,冷冷地微笑繼續言語虐待。「欠操嗎?賤人。」

女性柔軟細嫩的手掌覆上他正在施暴的冰冷手指,毫不在意地輕笑。

「不行唷,雲雀君。即使『心』是我但是這個身體仍然是可愛的Chrome唷。」

「哼。我管你是誰。」

細瘦結實的手臂猛一施力將少女推撞刻有華麗雕紋的粉漆牆,纖細嬌小的身軀發出令人吃痛的鈍渾聲響,但是小小瓜子臉上仍然保持輕笑並無發出任何哀號。

「怎麼這樣?我可沒得罪你呀。」

「我看你不爽。」

「喔?可是我超愛你的唷?嗯?」

女孩露出艷麗狡狤的燦笑盯著雲雀,而後者沉默了兩秒後露出冷峻笑容狠狠捏住尖細的下巴湊上臉。

「賤人。」

嘴唇相觸的前半秒他帶著笑冷冷咒罵,但眼角與唇邊卻掛著與言行背道而馳的溫柔弧度。

 

前一分鐘他們瘋狂擁吻燒燙彼此每吋肌膚掠奪每絲氧氣使呼吸紊亂思考阻斷,

下一秒鐘又能帶著清澈眼神冷咧殺意奪命淺笑給對方一拐一刺一拳一腿。

 

略占上風的是使用Chrome身體的骸,她或他帶著算計的笑意舔著唇露出招牌笑容語音上揚地調侃,

「喔呀?遲鈍一點了唷雲雀君?」

「呵,你想死嗎?」

「不想,即使是死在你手上也不想。」

有著少女外表的骸瞇眼一笑俐落揮回長戟,黑鐵冷光在空中劃出完美弧度。

「這樣就見不到你囉。」她笑著這麼說,而雲雀瞇了瞇眼興趣索然地緩緩收拐。

「你有病。這是肯定句。」

而對方只是瞇起左眼輕輕微笑。

 

『轟』地一聲原本幾近無聲的空調突然增強,冷氣打在頭上雖然不痛不癢但是由頭顱內側卻疼痛了起來,

雲雀不悅地微微移動眼瞳,然後瞇細長上鉤的鳳眼,緩慢地偏過頭冷笑。

 

「你的笑容,」惡意拉長弧度。「真礙眼。」

「……。」

原本以為骸會繼續嘻皮笑臉的死纏爛打反擊回來,但是她靜了,原先的笑容漸漸消散垮下。

眉毛與嘴角的弧度淡去,回到原先自然弧度,精緻琢麗的臉蛋面無表情,

但是晶亮的右眼並沒有迴避雲雀任何一絲敵意。

 

空氣變得冷澈,不單是因為變強的空調也為僵持的兩人。

這樣的拉鋸著耐性的氣氛雲雀不大習慣也不喜歡,但是也懶得打破,

想著要是骸喜歡的話隨她(他)瞪去這不關他的事。

於是在這時候骸輕嘆一聲,然後笑了。

 

「對不起。」她說。笑容依然燦爛溫柔得令人舒服。「我再也不會礙着你的眼了。」

雲雀想諷刺一句『腦子泡爛了嗎水漬鳳梨?』但是被搶白。

 

「我要死了。」

她依然瞇著眼睛燦笑著。「這是最後一次。」

 

 

 

「……。」

雲雀恭彌並沒有任何過激反應,包括物理心理或行為上思考上,完全沒有。

只是很平淡地想著:喔,這樣啊。

如果有人指責他無情冷酷缺乏情緒,他大概不但不否認且乾脆地點頭,『是啊,所以?』

 

這樣的冷淡使雲雀永遠純粹無暇,不在乎自己以外的一切讓他得到完全無雜質的殺意,

以及永久的孤獨。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無法在他心頭停駐。

 

曾經有個女孩帶著被水氣氳潤的水亮眸子膽怯小心地問他,

『這樣,』微微後退半步,『您不會冷嗎?』

當時自己到底回答了什麼?雲雀想不起來。

斷斷續續的過時影像只告訴他少女流著淚綻放的微笑有多美,

其他所遺失的片段早已跟著蒸發成水氣的淚液一同消散。

 

如今女孩也將跟著她的主人成為無所用處的書面資料隨著時間流逝而褪色,

然後紙張在空氣中氧化脆裂,在由傷口構成的歷史中成為一抹深色的點。

 

被新加上去的記憶覆蓋掩埋,灰飛塵滅。

即使是這樣自己還是不會感到心痛,一絲也沒有。

六道骸、髑髏、澤田綱吉、並盛中學、彭哥列都只是雲雀恭彌幾十年生命中暫留的影子,

在的時候深刻,離開後卻連『到底存在過嗎?』也無法回答。

 

雲雀恭彌在無聊的時候會思考,少年時代那段胡鬧的歲月是真實的嗎?

但下一秒鐘總會打著哈欠入睡。

 

即使這樣他依然不會疼痛。

完全不會。

 

只是少女的微笑依然鮮明燦眼。

 

 

 

「對不起。」六道骸溫柔地微笑,

「我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再也無法承受這個女孩生命的重量。」

 

「……」他本來想說些惡毒的話來諷刺,想開口才發現做不到。

於是雲雀只是冷淡地問了句肯定知道答案的蠢問題。「現在送去醫療組,有救嗎?她。」

 

而對方只是淺淺瞇眼一笑並沒有給予問句答覆,因為太殘忍了,不論是對他或她或他自己而言。

她頓著厚底鞋根前進,有些猶疑地伸出右手──改以左手握住三叉戟,

右手則輕輕地撫摸雲雀左臉細聲,「我想見你。很想很想,所以……」

 

「所以那個女孩耗盡最後一點力量讓你出現?」

雲雀的嗓音依舊清冷,骸苦笑著點頭。「抱歉。」

「沒關係,讓你多欠我一點我不介意喔……」

他說,於是骸以髑髏的身體抱住他時雲雀並沒有嫌惡地推開或皺眉。

一個人的肉體扛著兩條靈魂的重量。

不禁這麼思考著,這個纖細的女孩子到底有多麼堅忍不拔?

 

六道骸將額頭靠在肩上,低著頭笑了聲,然後細聲,

Adieu.(再見。)」

 

語音一落,手中握的鐵戟就鐺啷墜地發出尖脆聲響,

接著女孩狠狠地咳出一口濃血,腹部凹陷,雲雀知道精神人格換回髑髏了,

而骸已經斷氣。

 

 

她癱軟倒在雲雀懷裡,咳出的血髒汙了他刷白襯衫,

一邊痛苦地猛咳一邊想獨立站起卻毫無力氣,但是雲雀擁住了她,承下她本來就不多的重量。

 

「沒關係。」他淡淡道,語氣一樣冷漠無謂。

女孩愣了一下,她連維持心跳都困難卻綻放出與過往同樣燦爛耀眼的笑容。

她溫柔而勉強地開口,即使血沫哽住咽喉。

 

「……謝、謝……」

「沒關係。」

「……抱歉……」

「沒關係。」

最後她笑瞇了眼。

「……さ、よ……な……ら……(再見。)」

髑髏維持著嘴角與眼尾的弧度輕輕閉眼,雲雀思考了一下,以這個國家的官方語言低聲說,

 

Arriverdeci.(再見。)」

 

 

Fin.

………………………………

 

注:

骸所說的『Adieu.』是法文、髑髏說的『さよなら』、雲雀說的『Arriverdeci.

都是再見,而且取的是『不再見面』之意。

 

這篇我想要描寫的主角其實是髑髏。

可是太無能,很多地方都處理的不好,所以有喧賓奪主的感覺。(死)

 

我想表達的是髑髏對鳳梨與雀仔的重要性,

一個微笑其實可以救贖很多東西。

不過……我沒處理好。(死)

 

所以瑪利亞指的就是髑髏,

她們同樣微笑著犧牲,

不論是為了大義或為了私情。

 

我自己非常喜歡的一句話是,

『有些猶疑地伸出右手──改以左手握住三叉戟,右手則輕輕地撫摸雲雀左臉細聲。』

一般人都是右撇子,慣用武器的手也是右手,我猜骸應該也是啦,應該。

換手則意味著,

『他不介意雲雀殺死自己,雲雀對他而言的重要性是超過對他自己(與髑髏)。』

不過他還是相信雀仔啦。

畢竟鳳梨還沒神經到找死啦,應該。

 

好臭好長的後記。(毆打)

抱歉,這其實是瑪利亞的冷笑。(靠)

 

有耐心看到這裡的人,感謝你。TAT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咬魚貓
  • 暴力行為藝術.....Orz....

    好說回整體[靠]
    很不錯歐,微笑的瑪利亞指的是髑髏我也看得出來。

    我最喜歡這段

    「……謝、謝……」
    「沒關係。」
    「……抱歉……」
    「沒關係。」

    不過其實髑髏也沒有犧牲啦
    在很早她就已經接近死亡
    一直以來都是因為骸而能繼續暫活下去
    她一早有所覺悟,她知道自己隨時會離開

    骸那邊...
    最後有見上面,有說過話,有吻過,有擁抱過
    相信也覺得足夠了

    話說阿動你的文字真美麗orz...
    老媽我又自卑了orz
  • 要回也是回得很美好嘛哼哼我有力氣上學囉=ˇ=

    好險看得出來ORZ
    恩,沒錯,她本身本來就接近死亡。
    不過我想說的大概是,
    她把雲雀最後的溫暖讓給骸,
    應該吧。(靠)

    鳳梨最愛的是雀仔
    髑髏最愛的是鳳梨

    應該吧(靠

    老媽你過獎了,
    我只會言情小說而已。(菸)

    流動 於 2007/08/30 18:42 回覆

  • 亞蒼
  • 看到那段對這堅強的女孩子的描寫便噴淚了。
    女兒你在謀殺親父!!!我要用橙汁噴你!!![...........][淚奔]
  • 。。。。。(遞面紙)

    流動 於 2007/08/30 18:43 回覆

  • 亞蒼
  • 我真的以為再看一次熱情會冷靜下來的。
    那知道再看一次竟還要更激動啊媽媽T口T

    女兒。一句。讓我把這故事畫成漫吧啊啊啊啊啊。
    請不要阻止你的老爸噴橙汁啊啊啊。雖然我知道你對老爸的無能已經昭然於心了。[靠]
    可是不要懷疑老爸我對你這文的愛!!!!!!!吶!!!TAT!!![.........]


    P.S.答應了的話便把裸體圍裙之約推更後吧。吶。[靠!!!!]
  • 我好心虛。。。。
    如果老爸你不嫌棄我這個渣的話,
    請儘管讓她昇華吧!!!!!!

    我好感動!!!感動啊!!!TAT
    請畫吧畫吧畫吧!!!!!

    話說,我的裸體圍裙。。。=____=

    流動 於 2007/08/30 18:54 回覆

  • 咬魚貓
  • 謝個啦,其實留言真的留得很廢。
    我對角色性格不是太清楚,接下來的都是亂掰的個人感覺。

    髑髏喜歡骸
    骸喜歡雲雀

    是這樣沒錯。
    但其實用"讓"來說好像不是太對。

    對於髑髏來說,在死前還能夠替骸做事,對於她來說也可以是沒任何遺憾了。

    這一點骸也應該清楚。

    (我總覺得骸也有可能會想過選擇不跟雲雀見面,而在某處獨自死去,因為他也有可能會不想雲雀親眼見到他死。可是不見就輩子也不能見了,於是他會猶豫。在這樣的前提下,骸要是想到觸髏可能也想在最後替自己做點什麼的話,骸應該會下定決心叫髑髏把身體借他然後去跟雲雀見上最後面吧。)

    所以在我看來髑髏她也得到了最後的溫暖。
  • 是髑髏主動讓骸出現。

    好長的回帖,我知道你很愛我了。
    於是我也愛妳。謝謝。
    (這個人很懶真的很懶)

    流動 於 2007/09/01 15:01 回覆

  • 魘澈。
  • 姐姐這文好棒。
    因爲我不知道要說什麽了。
    所以請原諒我的詞窮。

    我忘記了吐糟XD。

    來自抛棄了家教很長時間的弟弟。XD
  • 沒關係以後我回覆都要辭窮混過去=_=

    流動 於 2007/09/01 15:01 回覆

  • 咬魚貓
  • 靠我什麼時候在留言裡說過我愛你啦XD
    不要用我愛你這些話來矇混過去啊[打]
    枉我回了那麼多字
  • 一句我愛你,勝過千言萬語。(眼神遊移)

    流動 於 2007/09/02 03:13 回覆

  • ARASHiNO
  • 嗚呼恭彌的溫柔隱隱約約感覺的到
    (你只是來宣揚他的好吧你)

       少年阿嵐路過*
  • 怎麼連這裡都被你搜到了(冷汗)
    對啦對啦你只愛小麻雀啦~~我知道的唷(口哨)

    流動 於 2007/09/02 18:54 回覆

  • Nagiofthe6
  • 赫然發現少年阿嵐SAN竟然認識淺月的情敵(楊翊)呀(何故名字在括號裏)
  • 世界真小。(冷汗)

    流動 於 2007/09/05 23: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