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

「今天是周年你記得嗎,銀時。」

高杉頭上綁著白布,蒼白得像面具的臉泛起迷碎錯亂的笑容。
起風的地方在草根深蒂固處,捲起碎屑往夕陽吹,
他嗓是啞著但依然掛著笑容,睜大渙散的瞳孔裏理智燃到一點也不剩。
「結果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不。」


同樣慘白著一張臉的銀時緊抿著唇不發一語,目光焦點在腳尖與嫩草游移,
天空燃著諷刺的艷紅火燒雲。

他們幼時在這雲下耍雲下鬧雲下笑,此刻相同地點場景人物卻在為誰悼。
悼已然逝去的人,泯滅的童真,即使現在他們雙手血腥也抹不去怨恨。

黑衣裹身的高杉在風中灑著紙片,看著紙追草屑連著奔向落日,連聲音也散在風裡,很輕很輕卻又重錘入心。
他勉強咳了咳聲潤嗓,怕今天的自己會痛哭失聲他曾在前日吼叫過幾遍,
因為如今的他們連大哭都不能。

「今天是松陽老師的忌日,但在這天我們仍然無能為力。」
於是他回頭淺笑,唇角眼尾的弧度卻悲劇性地比淚水更加哀悽。
「……蟬很可憐啊,銀時。
 牠們在地底過了一千個日夜才羽化破蛹,但是見不到七日陽光就死亡……」

琥珀綠的眼睛裡旋著水氣,儘管如此依然沒有滑落。

那時,他還有兩隻眼睛。
笑的時候兩眼都會瞇,不論真笑假笑或瘋狂地嘲笑世界日本同伴自己甚至螻蟻。

「該怎麼辦呢?今後我該怎麼辦呢?我要何去何從?失去了老師而無力改變的一切的我們要怎麼辦呢啊?要怎麼辦?」


銀時擦去高杉右眼幾乎要流下的淚水,緩慢開口。
「很簡單,你活下來就好。」

在左眼眶流落淚液的同時銀時托住高杉的臉吻了上去,
但是高杉的視線卻隨著飛離的紙片飄邈無影。

 

Fin.

創作者介紹

Joke Life.

流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